新书包 > 玄幻魔法 > 名器女人 > 006破处c

006破处c

小说:名器女人作者:十二音字数:55763更新时间 : 2019-11-15 17:59
  新专栏新文,绝对的大口肉……看不懂的自动离开。

  我这里的规矩是投票再看,嘿嘿——

  “这麽多年,你是第一个伤著我却还活著的人……”

  说完,文楚楚一下子就被放到在床上,白皙的大腿被拉到最开,几乎成一条直线,男子乌黑的凶器插入了三分之一她白嫩无毛的xiāo穴中,原本花瓣似地大小yin唇因为极度的扩张几乎被拉成了一条线,也失去了血色,显得有些惨白。

  严墨放倒文楚楚後,男器轻轻向外一抽,随即往里一送又送入了三分,……就这样来来去去,有频率的一抽一送,男器竟然被送入了大半。

  文楚楚觉得自己快死了,快被顶死了,yin道被撑的满满的,一出一进间次次打到她的内壁上,桩子似地,带著强力的节奏感。

  “啊……啊……” 文楚楚颤抖著,呻吟了起来,她的身体一向敏感,被舔两下都能到达一个小高氵朝,何况这般大力的cāo弄,很快破处的胀痛和撕裂感就消失了,只感觉烙铁一般的物件一下一下的撞击著身体的最柔软处,只剩下呻吟的功夫。

  严墨也很享受,xiāo穴虽然稚嫩,可yin水充沛,越干越顺畅,里面的媚肉也逐渐活络起来,起起伏伏的咬著自己,看来自己没有看错,的确是个尤物,天生的名器,以後多加调教,会是一个吸精的至宝,没有男人离得开。

  严墨微微眯起眼睛,胯间的动作加速,一抽一送带有一定节奏的cāo弄著,仿佛在细细感受xiāo穴内妙处,不一会儿,就越抽越多,越顶越深,整杆入洞了。

  “啊……”一声细细的尖叫,文楚楚一下子到达了顶点,浑身抽搐,泄出了yin精。

  yin精正好洒在严墨的gui头上,带有丝丝凉气,让他的物件越发精神起来,又胀大了几分。

  “就这样不行了?还早著很呢!起来,精神点……”严墨将文楚楚翻转,让她爬跪在床上,开始新一轮的征伐,打桩似地一下一下的撞到最深处的柔软花心上。

  “啊……唔唔……唔……”文楚楚一边柔弱的呻吟,一边时不时的扭动著柔软的腰肢,而xiāo穴因为cāo弄更是自动自发的咬紧了入侵者,让每一下抽动都深刻不已。

  “呵呵,小骚货,看你馋的,吸得这麽紧,想要舅舅的阳精可不容易,一味的吸可是不管用的……”说著啪啪啪啪啪十几声,严墨几巴掌打到文楚楚的屁股上,打的她一下子泄了力气,腰肢也软了下来,让严墨抽插的更加顺畅了,噗嗤噗嗤,打出水泽声。

  文楚楚无力的呻吟,泪眼婆娑间看见严墨游刃有余的动作著,神态享受却不急躁,悠哉的品尝著美味。

  这一尝,就尝了一个锺头,尝的文楚楚又泄了三次yin精,浑身的皮肉都红豔起来,软绵绵的只能发出低吟。

  “啊……唔唔……唔……”

  “不错嘛,水越来越多了,你瞧,你下面的小嘴整个把我吃下去了,还不停的蠕动,想要更多呢,哈哈。”严墨将文楚楚的双腿高高抬起,压向手臂,也幸亏少女柔弱无骨,腰肢经得起摆弄,这个姿势让文楚楚更加辛苦,可因为yin部几乎贴到了脸颊,所以她清清楚楚的看见严墨的巨龙一下一下的出入著自己已经红肿的yin道,每一下都打到了她的花心,酸的她几乎想要死去,xiāo穴收缩的更加厉害。

  “不行了!?也是,你也泄了四次了,就你这小身子骨,只怕撑不下去了。”严墨一副可惜的口吻,舔舔嘴唇,突然加大了力道,快进快出,大力cāo弄起来,又引起文楚楚新一轮的尖叫,眼看又要泄身,严墨大掌在她腹股沟一按,文楚楚顿时哀叫起来,那种已经到达顶点却不能泄出的难受劲让她憋的脸蛋都白了起来。

  “乖女儿,等著舅舅一起来。”

  严墨持续不断地快速打桩,原本悠哉的神态也染上了两分情欲色彩,终於在最後一击下喷射了他今晚第一波阳精,滚烫了文楚楚的花心,而她的yin精也随即洒出,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

  再次醒来,天已蒙蒙亮,文楚楚身上暖洋洋的,虽然xiāo穴有些刺痛难受,可能肿了,总像含著什麽似地怪异,收收xiāo穴,不,不是像含著什麽,而是的确含著一只大rou棒。

  粗壮的手臂揽著自己的细腰,文楚楚正趴在一具热乎的肉体上,睡著肉体的呼吸甚至一起一伏的轻飘。

  微微抬头,对上严墨刀削一般英挺的面孔,他闭著眼睛,呼吸平稳,好似还在睡梦中,文楚楚呆呆的看著他,看著他厚实的双唇,响起这唇中灵活有力的大舌,想著它舔著自己yin蒂时的无上快感,心中一下子火热起来,xiāo穴感应般收缩起来,开始含咬著体内坚挺的rou棒。

  “嗯……”难耐的动动腰肢,文楚楚干脆一口咬上让她动情的厚唇,热热的,很有嚼劲的感觉,正当她准备将小舌深入男子厚唇中时,一下子被翻转了过来,大腿被抬起,樱桃小嘴也被占用,男子厚实有力的大舌一下子跩住她的,吸入口中,xiāo穴里的rou棒也识趣的抽插起来,缓慢而磨人的一进一出。

  “啊,……唔,不行了,舅舅,绕了我吧……啊……舅舅……”

  “小骚货,一醒来就发骚。”

  严墨发狠的大力撞击了百来下,文楚楚原本有些麻痹的xiāo穴花心终於再次喷出yin精,少女可怜兮兮的松软下去,一个晚上泄了五次,让这个体质本就不好的幼女脸色都有些惨白了……

  严墨也知道到她极限了,虽然rou棒还是笔挺的竖直著,却也缓缓地抽出,拿丝绢擦拭了干净,随後慢条斯理的穿起衣服,任文楚楚瘫软在床上,双颊绯红,两眼无神。

  “楚楚,舅舅我要离庄一趟,在这期间,我会找人传你一套《玄女经》,你要认真体会,希望我回来後你的小yin穴能真正让我爽快起来。”说完,也不管文楚楚听进去没,叫了一声:“央。”

  一个剑一般的男子出现在房间里,这男子年纪看著比严墨还大一些的样子,身材高瘦却给人一种钢筋铁骨的感觉,只是静静地站著就让人感觉到一股杀气。

  “央,你跟著我也有近三十年了吧!”

  “三十七年。”央的声音低沈冰冷。

  “你的化魔功进入八层境界多少年了!?”

  “二十一年。”

  “是啊,你的化魔功停滞不前已经二十一年了,一直找不到让你突破的方法。哈哈,我们都没想到,原来宝贝竟然离我们这麽近。”说著,严墨将文楚楚松软的大腿拉起,拍了怕她红肿的xiāo穴,继续道:“这可是一副天生的九yin绝脉,寒性体质,可是我们男人的练功法宝,更可贵的是她还有一副名穴,只要稍加调教,绝对耐cāo,哈哈,我离庄这段时间她就交给你了,希望我回来後你已功力大增。”

  央死鱼眼珠一般的眸子僵硬的转向床上门户大开,已经有些昏沈沈的文楚楚,吐出一个好字。当当当,舅舅暂时落幕,破处完成,美好的岁月近在眼前新的男功出现,这次还是个变态大叔,哢哢,满足我的恶趣味,幼女就是要配大叔嘛!至於表哥咧,不急不急,楚楚的玄女功一定会让他们皆成裙下臣的……我找了点关於名器的资料,亲们可以意yin一下下,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