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 > 玄幻魔法 > 宰辅养妻日常 > 第5章 宝钞

第5章 宝钞

小说:宰辅养妻日常作者:我是浣若字数:590560更新时间 : 2020-01-14 19:22
  唐牧的未婚妻查淑怡,是如今当朝首辅查恒府上的庶女,因其行事乖张又无礼数,又与唐牧并不是传统的三媒六聘而,虽查恒十分愿意,但唐老夫人却始终不肯吐口叫她进门。如今唐老夫人渐渐听闻那查淑怡无礼聘而公然出进小儿子唐牧所置的私宅怡园,心中越发不忿,是而恼怒之极。

  唐牧面无表情的坐着,耐心听唐老夫人说完了话,才道:“儿子省得,母亲也莫要再这些闲事上操心,毕竟劳心易致失眠。”

  这也是实话,唐老夫人本就有心悸的毛病,但凡有点烦事触及到她的神经,那一夜必要辗转到天亮。自接如渡慈庵庵主如了来信,再到唐牧接柳琛回府,如此前后五天五夜她一眼都没有眨过。外孙女还年幼,她这样熬下去熬死了自己,那本已失母惶若惊兔的小姑娘又该如何自处?

  当然,还有她的阿难,那孩子自幼天姿聪颖性格乖爽,又是唐府如今唯一一根独苗的重孙辈,亦是她的一份操心。

  “往后你散衙也多回府几趟,教授教授阿难些学业。”唐老夫人见儿子行到了门口,才道:“娇娇她娘带你几年,你也该常回来看顾看顾娇娇才对。”

  “儿子省得!”说完这句,唐牧便自己打帘出了厅屋,行步出品和堂厅室,过穿堂出垂花门,沿唐府大院高墙下的夹道一路往后,过籍楼一直到叙茶小居门口,恰就迎上侄子唐世乾的夫人寇氏。

  寇氏见这比自己还小四岁的小叔亲自来巡,上前敛衽一礼才道:“二叔放心,今夜代云在此守着,另有绮之和夏奴也都是老夫人身边常用的丫头,我另派了两个小丫头在外打下手,又从大嫂那里借了阿难的奶妈赵嬷嬷过来坐镇。方才表姑娘已经梳洗过,这会子怕是已经睡了。”

  唐牧终是不放心,进叙茶小居院内,自碎石径到游廊行到屋门口,见内里果真灯歇人静,才又回头又行到门上,阿难的奶妈赵嬷嬷听到声音跟了出来,敛衽笑道:“二老爷但请放心,老奴这些日子在此照顾柳姑娘,必得调顺了丫环们才回自家院里去。”

  虽离的极远,唐牧却仍是压低声音:“好好伺候着,表姑娘来路受了惊,夜里身边不要缺了人手,叫个得力的大丫环。”

  李嬷嬷一路连声应着送唐牧出门,见他忙西角门上走了,才转身回叙茶小居。

  唐牧行到西角门上,听身后有人远远呼着先生,回头就见傅临玉追了上来。他皱眉问道:“世宣身体如何?”

  傅临玉道:“还好,今日能起来坐坐了。”

  两人一同出唐府西角门,傅临玉亦知唐牧是要归甜水巷自己私宅,在府外目送他带人步行离去,这才带了自己小厮书仆坐上唐府所套的马车,一路往仁寿坊铜钟胡同行去。到胡同中一户青瓦小朱户门前,书仆上前敲过门便有个老妇开门请傅临玉进去。

  这并不是文氏所说的笑春馆,而是一户普通小娼门,家养的桃娇姑娘因有了身孕,叫唐世坤收成了外室,此时恰两人正在厢房内临窗吃酒弹琵琶。见傅临玉进来,唐世坤丢粒松仁打到桃娇姑娘脸上吩咐道:“快去给妹夫泡茶,再端两个下酒菜来。”

  唐世坤眼睛非常大,有着浓深的两道双眼皮,衬的他像个常年未醒的样子。他身材精瘦,身上松松垮垮套着件石青色宝相刻花丝锦袍,胸前还有些漓漓嗒啦的酒气。桃娇姑娘懒懒起身将琵琶丢在搭着紫绒垫的坐塌上,扭着鼓腹伸长帕子出门去了。唐世坤待她出门才丢了粒松仁在口中笑道:“假的吧?我这两个月也见了太多,懒得再管这事。”

  傅临玉并不坐,回身关上厢房两扇门才过来坐到唐世坤对面:“真的。”

  唐世坤本拈了盅子要递给傅临玉,听了这话手停在半空:“这怎么可能?”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都拿不出尸体来,怎能担保她必死?”傅临玉见唐世坤拧起眉头将酒盅丢到地上不言,又说:“人确实是假的,但样貌有七分像,我就认成真的了。”

  唐世坤这才舒了口气:“我就说嘛,当时我是看确实死透了才……”

  他见傅临玉双目盯着自己,自悔酒喝多了有些失言,改口问道:“既是假的,打出去就是,为何你要把她认进门来?我现在就回家把她打出去……”

  “大哥!”傅临玉伸腿挡住人转桌而出的唐世坤,待他复又坐下才问:“你当初图谋此事的意图是什么?”

  唐世坤双手捏了又放放了又捏在眼前晃着:“不是早就跟你说过,那些水匪那里来的我并不知道,当时是在乱中,一船的人都掉进水里,我不救她是因为实在无能为力。”

  这话与他方才所说那句死透了大相径庭,他想了想又低声说:“再说了,我沿路欠了那么一大笔钱你是知道的,债主一路跟着,我也不过想着用她点银票去填我的窟窿眼子而已。但你知道的,开了箱子我才知道那并不是普通钱庄所能兑换的银票,而是宝钞,就算有人私自昧下也无法去钞关兑换。”

  事实上他之所以鬼使神差临时起意想要害柳琛,也恰是因为误以为箱子里所装的会是银票,谁知才害完柳琛上船,打开箱子就看到一箱子的宝钞。

  他姑母唐汝贤亦是深思熟虑,怕银子半路叫人抢走,才兑成了唯有官府钞关才能兑换的宝钞而非普通钱庄就能提银的银票。

  “那箱宝钞如今在谁手里?”傅临玉追问道。

  “回府就交给老太太了。”唐世坤道。

  傅临玉掰指算道:“三宝爷爷造巨舶下西洋,一艘船造价才一千六百两银子。柳姑娘一份嫁妆值二十万两,值一百多艘船的一个大船队。这样一笔巨资,大哥既然已经脏了手,难道就甘心银子仍叫老夫人掌着?”

  唐世坤揉眉苦笑道:“不甘心又能怎样,那是宝钞啊,就算我昧下托人去兑,只要我二叔跟钞关打声招呼,一到钞关立马就要被抓个现形。”

  事实上他捞的过水面已经够多了,柳琛随身所携的珠宝,各样首饰攒盒都能折成一笔巨资,叫他将家里家外的女人全妆扮的如座宝塔一般。

  至于那笔巨银,先在老太太那里放着,她已经七十多岁的人,总有死的那一天,等死了,他仗着阿难都能分到大头。

  傅临玉自然也知唐世坤心中所想,听外面桃娇姑娘在敲门,高声回道:“等会儿再说。”

  他凑近唐世坤轻声说:“你二叔前些日子亲招河间府理问所理问完直到甜水巷怡园,他那地方几乎从不肯招人去,我都没有去过。你想,咱们恰是在河间府丢的人,而理问所恰就管着各府间的治案民勤。他肯定是怀疑你,才会准备要下手去查。”

  “小屁孩儿!”唐世坤咬牙低声骂道:“若不是我奶奶大肚量把他接回府中,他早不知道死到那里去了,如今竟敢管爷爷我的事情。”

  傅临玉问:“他若查出来,你怎么办?”

  虽说福建柳家陪同上京的人员全部遇难,可若唐牧下手去查,万一有那没死侥幸逃出来的做个见证,证他未施援手才叫表妹溺水而亡,那可怎么办?

  唐世坤这才害怕起来:“那你说怎么办?”

  傅临玉道:“真做假来假亦真。这假的脑子受过伤看起来有些呆气,咱们就先拿她做个真的蒙混过关,叫唐牧不至追着此事察个究竟。至于往后,若老太太能将钱渡到她手上,你从她手里谋钱,谋到的可不止是一份大头,而是全部。”

  唐世坤眼前一亮,拍拍傅临玉肩膀道:“可以啊小子,我怎么没想到?”

  他拍拍傅临玉肩膀道:“兄弟,哥哥将来发达了,必少不了你那一份。”

  傅临玉起身与他相揖过才说:“约束着些大嫂,莫叫她坏了事。”

  在外逍遥了七八天,这成了唐世坤唯一愿意回府的理由。他套了件外氅与傅临玉一起出门,上车摇摇晃晃顺路扔下傅临玉回唐府,从西角门上醉熏熏过穿堂到栖凤居,进院就见小丫头们忙忙窜跑着报信儿。

  “你还知道回来?”大少奶奶文氏在厢房窗子上一眼望见唐世坤脚步不稳的样子已经装了满肚子气,忙扶他到厅室内坐下,吩咐小丫头去厨房端肚丝酸笋解酒汤,这才摒退身边人关了房门凑上前说:“二叔带回来个小丫头,说是柳家那姑娘,我瞧着与画儿上一点也不像,肯定是假的。”

  “真的。”唐世坤起身踢着鞋子撕甩了衣服远远扔给文氏才说:“这种事情往后你少管,乖乖的带好阿难才是正事。”

  文氏一路跟着进了内室,将大氅替他挂起才道:“你不是说柳家那姑娘死了,死的透透的不可能再活了吗?怎么她好端端又回来了?”

  唐世坤甩飞袍子直挺挺趟到床上扯着被子,不耐烦道:“叫你少管你就少管。”

  文氏心中怒火再也压制不住,又怕叫外人听到压低了声音道:“你不是说你将她掐死了,死的不能再死?”

  “你!”唐世坤气的飞来一只瓷枕砸到文氏脚下骂道:“你这长舌的妇人,再敢说这种话我割了你舌头。”

  文氏气的坐到椅子上嘤嘤哭着。唐世坤转身进了隔壁西进,在自己那装模作样一辈子也没用过一回的书案后面坐下,轻叹着自言道:“如今也只能认她是个真的,否则二叔真要杀了我。”

  他这种人,做事不及前后思量,冲动而行,过后才悔,却是亡羊补牢,悔之晚矣!

  过了小半个时辰,文氏正一人哭着,就见儿子唐逸走了进来,此时他面上再没有方才在品和堂对着唐老夫人与唐牧时脸上的那种天真与可爱,又有些怜悯又有些可怜的目光望着自己的母亲:“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少问两句?”

  “儿啊!”文氏一把将唐逸拉到怀中,指着地上碎成一摊的瓷枕哭道:“若不为你,娘就到雅院中去填那枯井,死也不要过这样的日子。”

  她觉得有些不对,左右四顾又问道:“儿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唐逸道:“我一直都在西进暖阁中看书,是你们太吵。”

  文氏怕唐逸万一听见方才自己和唐世坤的争吵要起心思,偏这孩子是个表面清风内里藏心事的性子,又怕他憋在心里要生病,忙手抚唐逸肩膀解释道:“阿难,我们说的全是胡话,你可千万不要听到耳朵里,更不能往外传说,你可知?”

  唐逸嫌恶似的推开文氏的手说:“我今夜睡在籍楼,别叫你手下那些人来打扰我。”

  丫环们习以为常的进来收拾残局,文氏咬着帕子思忖着唐世坤方才留下的那句话,一时间也究竟无法判定这柳琛到底是个真的还是假的。

  次日一早,韩覃从冗长的噩梦中拉回沉躯,起身时便见一个面色慈详的赵嬷嬷坐在床边笑望着她。她亦做过官家小姐,便是吃了几年牢饭总还未失忘礼节,此时便坐起来任凭她带着两个丫环给自己穿衣,穿好了又坐到妆台下圈椅上,等她们顶盆来给自己净面梳头。

  待梳洗过了,天也才透了些清亮。韩覃昨夜太过疲惫困倦,任凭这赵嬷嬷给自己洗澡换衣扶她上床,连这屋子的陈设摆饰一并都未看过。恰问玉进来见韩覃有些手足无措,领她先掀珠帘到临窗一间大屋,指了满墙书匣道:“这屋子最早是咱们大姑奶奶,也就是表姑娘的娘住着。大姑奶奶出嫁后一直是二老爷住着,直到两年前二老爷搬出府才空着,虽是旧屋,二老爷这些年一直有修葺,前两天又刻意通知甜水巷的下人们来清扫修饰过一回。”

  书架前一条长案,上置一陶翁,翁中树笔如林立,另有一笔架,架上亦排排挂着许多,小山水大山水,小白羊大白羊皆有,还有一枝象牙柄的秃笔洗的干干净净,一看就是老东西。

  桌下又有一两尺多高的收嘴陶瓮,内里长长短短皆是未装裱过却卷成轴的宣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