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 > 玄幻魔法 > 宰辅养妻日常 > 第11章 裁衣

第11章 裁衣

小说:宰辅养妻日常作者:我是浣若字数:590560更新时间 : 2020-01-14 19:22
  大清早的,文氏终于在籍楼前拦住儿子,伸手拉身量与自己相齐的儿子进了籍楼,一关上门便厉声问道:“那明明是个假货,你为何不让我戳穿她?”

  “母亲!”唐逸甩开文氏的手,阴狠着目光厉声问道:“你告诉我,真的柳琛去了那里?”

  文氏嗫嚅了片刻,才道:“大约是被你爹给杀了!”

  唐逸那日不过听了个大概,此时听自己母亲非常肯定的说出来,先就气的深哼了一息,狠甩着袖子道:“若不是有这个假的顶着,我爹杀了柳琛的事情若被翻出来,他会怎么样?”

  文氏脑子简单,那里考虑过这些,想了许久才道:“人都已经死了,顶多打一顿骂一顿也就完了,难道他唐清臣还会杀了你爹?”

  唐逸冷笑道:“我只怕小爷爷真会杀了我爹。”

  这下轮到文氏不信了,她强撑着笑道:“都是至亲,他唐清臣还比你爹小着几岁,自己的嫡亲侄子,他能下得了手?”

  唐逸缓缓回头,脸上再没有平日对着别人时的那种温和耐性,他完全不像个孩子,面上神情比自己的母亲还要老成,提起自己的父亲也是直呼其名:“唐世坤都能下手杀自己的表妹,唐牧为何不能下手杀了自己的侄子?”

  文氏仍旧不信,站在大厅中央,瘦而溜的肩膀急促的颤抖着:“我的儿,你爹是个糊涂的,但你是个好孩子,是娘这辈子唯一的期望。你爹这些日子都吓的不敢回家来,你得帮帮他。”

  唐逸整理着自己的功课,整理好了装进内层细羊皮外面蜀锦纳面的书袋中,这才抬头道:“帮他再杀掉这一个?”

  文氏结舌了许久,忽而软倒在地膝行到自己儿子身边,抱着唐逸的大腿哭道:“这假的来府总没安好心,我只怕她要把事情揭露出来,好叫你太奶奶和唐清臣治你爹的罪。好孩子,咱们得想办法把这假的赶走,再把事情遮掩过去,好叫你爹回家来。”

  望着自己的母亲如此姿态,唐逸心中又怜又恨,放下书袋屈膝跪到文氏身边,替她抚去面颊上的眼泪,叹了口气道:“娘,他不回家,不是因为柳琛的原因,也不是因为你没有给他纳妾置通房,你为何就不能明白了?”

  他拾起书袋起身,走到籍楼门口才回头道:“你再莫要插手此事,我会想办法处理掉这一个的。”

  不止是处理掉这个假柳琛,还得掩盖过去他那愚蠢的爹杀表妹的杀人案。

  唐逸心里一边默默咒着唐世坤最好死在外头永远不回来,一边穿上鞋子出了门。

  至晚,在品和堂用饭时,难得唐世宣身体好了也来陪唐老夫人一起用饭,韩覃故意换了一件两掖十分宽大的牙白色素面短袄穿着,果然唐老夫人见了直摇头,先叫问玉去呼二少奶奶过来,这才说:“这衣服也做的太大了些,不过七八岁的孩童,我看这衣服到十几岁也能穿着。”

  寇氏主着一家子的内政,丈夫在外为任,她自己还要亲带两个小姑娘,自然不能随传随到。韩覃凑近唐老夫人甜甜叫了一声外祖母,才略带些好奇与羞涩的娇声言道:“不如后天将这些衣服一并带了,我自己亲去一趟绸缎庄,叫绸缎庄的绣量们量体裁衣,想必做出来的衣服皆能合身穿着。恰我也想逛一逛京师,看看天子脚下的地面是什么样子。”

  唐老夫人见这平日冷漠的小外孙女儿忽而对自己撒起娇来,也以为是血源渐渐融到了一起叫她肯来亲怜于她,揽她在怀中揉了几揉才道:“好,我多叫几个人陪着你去。”

  韩覃自然不敢多要人,况且她叙茶小居中还有如了的内应,那么为了保险起见,叙茶小居中的人是一个都不能带。她转转眼珠子才又托口说:“我院里那些竹子长的太盛,如今还好,到了夏天必定要滋生蚊虫叫我不能好睡,既我出门,就叫院里赵嬷嬷带着绮之夏奴并两个小丫头照料着将那院里的竹子全伐去,平整院子另种些花卉进去,又好看又不滋生蚊虫,外祖母觉得了?”

  唐老夫人边听边点头,赞道:“你想的很对。当初你娘住在那一处时,也不过小小几丛竹子在院墙根上。后来她出嫁后便一直是老二住着,老二性子偏不爱叫人进出我再没管过,谁知如今竟叫竹子将个院子给霸占了去。你要出门,身边人必得要带上一个,我看绮之就很好,你带着她,剩下几个留在院子里,待前院的人砍完竹子,叫她们替你收整院落。”

  韩覃如今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平日言语不多的绮之,自然第一个就不肯带她,忙说:“绮之理屋子最好,夏奴与我一样有些孩子心气,只怕也爱出去转转,不如我就带着夏奴。”

  唐老夫人点头笑道:“随你。”

  韩覃见唐老夫人允了,又试探提道:“阿难一月只得休沐两回吗?我头一回出门,想寻一个对京师熟悉的人做指点,咱们府中再无旁人,品姝品婷几个显然也是不常出门的,我想来想去仍是阿难最好。”

  唐老夫人忙摆手道:“家中便是有天大的事,我都不肯叫耽搁了他的学业。若你想要寻个人同你一起出去转转,不如我叫那姓傅的小子陪你?”

  唐老夫人显然并不怎么能看得上眼他,见韩覃满眼的疑惑不解,又说道:“就是当初你来府时,在院子里陪我相认你的那个。他原籍山西人,来京等明年的贡院的春闱。他如今要称你二舅一声先生,却是你大表哥拉媒做纤才与你表姐订了亲。你表姐也是个可怜孩子,十五及笄正当说亲的时候便一直有病,拖拖拉拉到十九岁那年病好了,恰她爹又值往生,这孩子守孝耽得三年,此后身子亦不好,到如今二十四才订得一门亲事。那姓傅的寒门学子,学问上如何且先不说,与你大表哥搅在一起,我总归担心其人品。”

  傅临玉今年才十八岁,要娶一个比自己大六岁的女人,其出发点与目的同样叫人怀疑。

  见韩覃犹疑不止,唐老夫人又说:“若你不愿意,我叫你二嫂嫂抽时间陪着你去?”

  韩覃连忙说道:“不必不必,就叫傅公子陪我去即可。”

  至晚出品和堂,自府墙下夹道往后,韩覃远远便见籍楼阁楼上隐隐有暖暖的烛光。她到籍楼外摒退赵嬷嬷并绮之夏奴几个,借口要去寻本书来看便推门进了籍楼。

  籍楼内里并未锁门,但下面大厅中却也未掌灯。她褪鞋放在门口,提裙行到楼梯处上楼梯,才走到一半,就听楼上唐逸的声音:“谁?本少爷说过不许你们随意进出,滚出去。”

  韩覃停了停又摸黑往上爬着,才爬到楼梯口,便见只穿着白色交衽中衣的唐逸持盏灯俯腰在楼梯口上,满面戾气的望下,因见是她,那面上的戾气顿时换成了痞气:“小姑母,大半夜的你来侄子卧房做什么?”

  韩覃心道这小屁孩子比自己还小两岁,整日做出个大狗的架势来,看他换个人就换张脸,心中定也不是良善之辈。她上楼将阁楼四顾了一圈才问:“当初二舅在这里住的时候,若你偷偷摸摸来要寻本书看,想必他也那样吼你。”

  唐逸叫她猜中,摸摸鼻子问道:“你怕不仅仅是来寻书看的?”

  韩覃自引一盏灯搁在地上,提裙帘跪坐了推开窗子望着远处隐隐灯光的叙茶小居,摇头说:“我来寻求你的帮助。”

  唐逸盘腿在她身边坐下,问道:“什么帮助。”

  韩覃回头,见暖暖灯光下这清眉秀目的少年脸上带着眼巴巴的好奇也正望着自己,诚言道:“能叫你们府上免一场好戏的帮助,但要你逃学,还要你寻几个功夫好的成年男子一起跟着,你敢吗?”

  唐逸揉揉额头说道:“成年男子好找,咱们家下就有,但是能不能不逃学,等我休沐的时候?”

  韩覃摇头:“就是后天,我无法改期。另,不能用这府中的人,你单另再找他人。”

  唐逸思忖了许久点头道:“好,我从外面找人,也答应你逃学,但你能不能告诉我原委,比如你究竟是谁,来我家的目的。”

  韩覃摇头:“你好好帮我,等后天事情完了再告诉你。”

  她才起身要走,又叫唐逸一把拽住手腕:“我若逃课,一顿板子必然要挨,你总得要告诉我怎么帮你。”

  韩覃非常讨厌这孩子总爱抓自己的手腕,另一手一根根掰开他手指才道:“外面好几个人守着,我并不能呆的太久,快下去替我拿本书,明日我来还书时再告诉你该怎么做。”

  拣了两本书回到叙茶小居,韩覃借着后日要砍竹大整的由头,将起居室,卧室并书房细细检视了一遍,确定除了盥洗室的门之外并无其它通道往外,因书房与卧室只有珠帘相隔,她又借着找书的由头爬高爬低将所有的书都翻了一遍,也未见内里藏着任何能安息定神的东西,此时一颗心仍然放不下,满是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