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 > 玄幻魔法 > 宰辅养妻日常 > 第14章 六指

第14章 六指

小说:宰辅养妻日常作者:我是浣若字数:590560更新时间 : 2020-01-14 19:22
  韩覃道:“就是渡慈庵的如了,声言自己救了柳琛的那个老尼姑。”

  既然替她挨了一回打,唐逸自觉自己可以碰触一些这小丫头的底线,遂尝试着问道:“关于如了,你能不能再多告诉我一点,好让我心里有个底,托人再去查此事。”

  韩覃果断摇头:“相信我,那绝计不是你想知道的。”

  唐逸自然知道韩覃身后肯定牵扯着很复杂的关系,她身后那些人想图的,也肯定是福建柳琛所带来的那笔巨款。但他怕的,仍然是自己的父亲唐世坤,怕他贼心不死又要图谋一回。唐逸怕自己正费力的替唐世坤解决着眼前这个麻烦,而措手不及的,他又再搞出更大的麻烦来。

  隔壁房中,一袭绯罗官服的唐牧临窗站着。阳光照洒在他修挺的圆领官服上,衬着他略略清瘦的形体温暖柔润。但他浓眉轻簇,侧首望着傅临玉时却有种慑人的严厉之态。

  唐牧今年也才二十岁,只比傅临玉大两岁。但不知为何,傅临玉总觉得唐牧温润表面下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戾性,他看不透他,也摸不准他的脾气。顺着方才与韩覃通过气的话讲完事情原委,便一直垂头等着,等唐牧发话。

  “老太太要你跟世宣成亲?”唐牧忽而问道。

  傅临玉见他不追究方才在外面发生的事情,暗自松了口气,连忙答道:“是!”

  “回头推了,只说你这里不方便!”唐牧果断说道。

  傅临玉一滞,许久才问道:“先生能否告诉学生,为何不能成亲?”

  唐牧一步步走到傅临玉面前,盯着他看了许久,才道:“我这里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你去做,等你做完,我自会作主,让你们成亲。”

  傅临玉叫唐牧盯的心一直往下沉着,却也连忙点头道:“是,临玉谨凭先生吩咐!”

  等傅临玉走了,唐牧又唤进巩遇来。他仍临窗站着,站了许久,似是自言又似是对巩遇说话:“巩遇,你让兆和去替我细细查一查那渡慈庵,另,再去打听打听柏舟是谁。还有,把傅临玉给我盯紧了,这小子最近似乎有许多事皆瞒着我。”

  巩遇应过,转身走了。不一会儿方才那两位又走了进来,唐牧随即换了笑脸,请这两人入座。

  车到唐府西边角门上还未停稳,大少奶奶文氏已经扑了过来,她上前一把抓住唐逸几乎是整个儿拽下车,先检视过混身完好无损,才气的甩手打了他两巴掌:“我把你这个不争气的,竟也学会逃课了。”

  二少奶奶寇氏上前托开唐逸回护到身后,温言劝道:“大嫂,孩子只怕也有苦衷,这是府外人又多,回房了你再细问好不好?”

  文氏冲过来还欲要打,唐世宣已经护着唐逸往家里去了。文氏回头盯着才下车的韩覃,一双眼睛里欲要喷出火来,恨恨盯了许久才匆匆转身离去。韩覃打起精神到品和堂去应付一回唐老夫人的体贴与盘问,用完饭回到叙茶小居时月亮都升了起来。

  她进院子见院中豁然开朗,那一丛丛的竹子全部齐根劈去,游廊两边皆用黑布蒙着,显然做工只做到一半,只怕明日外院的工人们还要进来收拾。

  才进书房,韩覃便见书案上摆着一张纸条,那纸条上还搁着一样东西。字帖从她怀中哗啦啦的滑落,她几乎是软脚扑到桌前,拈起那点东西的时候同时自己也一跤甩滑在地上。

  除了她们母女几个,没有人再能认识那东西是什么。

  那是柏舟右手上的第六指。柏舟生来右手六指,小指外还长着软软一只六指,内里软骨,亦有甲盖,一寸多长的小指头,显然是叫人齐根砍去。韩覃翻了几翻趴起来捡起那张纸条,上面书着:你每玩一次花样,我就剁掉他一根手指。你若还敢借外力相要反抗,但叫我查觉,柏舟死期既至。既你心意不诚,往后除非财产到你手中,否则再无机会得见柏舟。若你明天再不行动,明晚还有一根手指奉上。

  人言十指连心,叫人剁掉一根手指,柏舟该是受了多大的疼痛。

  韩覃颓坐在地上,将头伸到书案下置宣纸的隔层中不停碰着自己的脑袋,咬牙不敢让自己哭出来惊动了屋外的赵嬷嬷与绮之夏奴几个。

  是她自己的慌张和蠢气害了柏舟,上回差点就落崖摔死,这一回又断了一根手指。

  她闭眼回味自己看到柏舟的那一眼,他头发是新理过的,脸也圆了许多,身上还穿着件新衣,显然妙法将他带的不错。他早就望到了她,伸长手唤着:“姐姐,姐姐!”

  在这间宽敞的屋子里,似乎总有那么一双眼睛时时窥伺着自己,那个人到底是谁?绮之还是夏奴,或者赵嬷嬷,还是那两个小丫头?

  韩覃将那根小指用裁细的宣纸一层层缠好,另取一方绢帕细心裹好放进床头上置私物的三层妆奁最下面的一层子里卡严卡紧,才高声唤道:“嬷嬷,进来帮我梳洗。”

  她闭着眼盘腿坐在床上等绮之帮自己洗脸顺发,完了又洗过脚,才起身到盥洗室去另洗了一番,回来后见夏奴已经眼巴巴抱着个食盒在床边站着,低声吩咐道:“我今日不想吃东西,拿出去,我这里亦不需要人守夜。”

  这夜,待夏奴出了卧房,她便将卧房并盥洗室的门皆从里头反锁掉,然后又把书房临窗的帘子全拉的严严实实,又仔仔细细搜寻看房中究竟有无暗道通外。

  这样搜寻了半夜自然仍是一无所获,韩覃又必得要寻出个所以然来,连床底并各处柜子后面都一并趴在地上用手细细摸过,开盥洗室的门连盥洗室一并也细细的检查了一番,终于叫她在书架下面一尺余高的柜门里寻出些香灰来,韩覃拈香灰到鼻子上嗅了嗅,闻着有些崖柏气息。

  她索性将书架上的书一本本搬下来翻检,看墙后可有机关通外之物,恰翻到一本五代十国之南汉史,从中飘出一页纸来。这纸上书着蝇头小楷,看字迹当是唐牧手书。韩覃略略通读了一番,就见上面书道:

  唐牧,字清臣。

  元贞元年甲辰科金榜殿试三鼎甲状元及第,初授翰林院修撰,予归娶,妇不详。

  元贞三年拜司经局洗马兼翰林院侍讲,其时查恒为首辅,陈保掌司礼监,联手把持朝政。

  越五年,牧进工部主事,又进吏部右侍郎,再进户部左侍郎,及任户部尚书。于任上五年,入阁为文渊阁大学士。间丧妻,再娶韩氏。

  牧入阁一十三年,间推新政无缀,母丁忧而请辞,因新妇治死前子而遭参,病亡。

  这行文语气当是一份小传,但唐牧当是元贞三年三鼎甲的榜眼才对,这一条先就不对。再往下,予归娶这一行亦不对,唐牧如今还未娶亲,才与查恒府上的庶女查淑怡订婚而已,怎能在三年前就予归娶?

  韩覃见这书的全然不对,也再无心往下看,仍夹到书中自去翻检别的书。

  翻了半夜,在书架下那小柜子里,韩覃捡到一块崖柏熏香,她捏到鼻尖嗅了嗅,随即仍原样放回了原处。

  次日一早,韩覃起得床来,因见院中砍去了竹子,赵嬷嬷又带着丫头们栽了些苗子在花圃中,眼前一派清亮,遂将那妆凳搬到了书法临窗放着,闭眼仰头坐了,吩咐绮之道:“我要坐在这里梳洗,你将面盆给我端进来。”

  绮之应了,撩着珠帘出门去了。

  韩覃闭眼假寐着,心中仍在想究竟如了那上内应是谁,为何能够无声无息进出于叙茶小居。她心事重重想的出神,忽而闻到一股甜腻腻的桂花香,睁开眼便见窗下净亮的条案上摆着一只食盒,而唐牧穿着件本黑的鹤氅,正负一手站在书案后,执笔画着什么。

  昨天才在茶楼见过,韩覃也知他领着翰林院修撰的差职,若不逢休沐,是不可能这么早来唐府的。她心中首先到的是唐牧是否发现了什么,但见他依旧缓眉舒面是个云淡风轻的样子,又想着或者他不过是来看看自己。

  为了柏舟那可怜的一根根手指头,她也不敢轻举妄动,缓缓松双腿下来趿上绣鞋,轻声唤道:“二舅!”

  唐牧抬头,看了眼面前的小姑娘,复又垂了眉道:“娇娇过来!”

  待韩覃转到书案后,他仍抱她跪坐到太师椅上,调转笔头指着宣纸上一幅人物小像问道:“你瞧她是谁?”

  只是一幅浅浅勾勒的水墨,画中一个妇人,容圆的脸儿,虽不算很漂亮,但面相十分讨喜。不用猜,凭着这长相,韩覃也能猜出唐牧画的是柳琛的母亲唐汝贤。

  如了叫她假扮失忆,却没有教过她,当她作为失忆后的柳琛,看到唐汝贤的肖像时,该怎么办。毕竟母女天性,一个人忘了所有,总不能连自己母亲的模样也忘掉吧。

  唐牧此时微微簇眉,一双薄而清透的凤眼盯着韩覃,出口仍是柔而缓的声音:“娇娇,告诉我,她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