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 > 玄幻魔法 > 宰辅养妻日常 > 第21章 一条街

第21章 一条街

小说:宰辅养妻日常作者:我是浣若字数:590560更新时间 : 2020-01-14 19:22
  吴妈常读此经已能背诵,吐字念道:“当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

  韩覃缓缓诱引道:“这就对了。你信佛法,可若你苟同如了侵占这家姑娘的财物,佛法就要送你下地狱,你要是不要?”

  吴妈摇头:“并不是盗窃。我们拿到银子有大用处,要给佛菩萨修一座奂美绝伦的大殿,还要裹金塑佛菩萨形像叫世人瞻仰,怎能是盗窃?”

  韩覃这才恍然大悟:“既然拿这银子有你一份,想必到时候如了也答应要替你塑个像在佛菩萨身边,若我猜的没错,当是供养人像。”

  吴妈不言,垂低了脑袋。

  原来如此。韩覃终于寻到了收伏吴妈的症结所在,紧追着问道:“如了要给佛菩萨在何处修大殿?”

  吴妈道:“就在如今的水月庵。”

  那是经常在京城各家行走的庵主如悟的道场,而如悟与如了同是师姐妹,想必也是一伙儿的。韩覃又问道:“佛菩萨可知这银子是偷来的?若它知道是偷来的,那大殿他可能住的舒服?你这供养人站在他身边,他可看得顺眼?”

  吴妈摇头:“好姑娘,我们并不是偷,等金身塑成,佛菩萨亦会感激你的功德。”

  韩覃见吴妈执迷不误,反问道:“你可知道如了的渡慈庵是个什么地方?”

  吴妈点头:“听闻过,在密云深山中,是个清幽的好地方。”

  韩覃冷笑:“确实好地方,经常招待些寻佛问僧的尘世人,养着些个姑子叫他们来寻些人间欢乐,你可懂我的意思?”

  “她们也是为佛菩萨献身,如能蓦得财物替佛菩萨造广阔殿宇,便有她们的福报。”吴妈居然是知道的。

  韩覃看着这叫如了洗了脑的老蠢妇恨其不争,忍了许久才柔声劝道:“世人信仰佛菩萨是好的,但佛菩萨不要人一味的去信,他教化众生最要紧的是与人为善,行正道,明心,净性,发菩提心。你虔诚信仰,可若行为中伤及众生,佛悯众生,你伤了他最怜悯的众生,净土又怎会接纳你?”

  吴妈垂眉不语,顿了许久,才摇头道:“我真的不知道庵主把你弟弟藏在那里,好姑娘,你就行行好儿,拿那花剪一刀捅死我算了。”

  韩覃气的咬牙,捡起花剪就要照着吴妈的眼睛捅过去,临到她眼珠子上的时候却又生生止手,又缓平了语气问吴妈:“吴妈,你可知菩萨垂怜的众生是谁?”

  吴妈本以为眼睛要叫这黑心的小丫头戳穿,谁知她又平了怒气,这样时而暴怒,时而缓平的神态亦牵连着吴妈紧张了起来。她本是抱着死的决心,可这小丫头时时而起的善意又叫她生出些活的希望来,便顺着答道:“众生,便是世人。”

  韩覃道:“这就对了。我弟弟也是众生中的一个。菩萨怜众生如子,你们伤了我弟弟,便是伤了菩萨的孩子。她不降罪将你们碎尸万段就不错了,又岂会因为你修的一座大殿,就让你在她身边做个供养人?我知道如了并未将我弟弟关在远处,而且,想必离这府极近,你如今告诉我,只当做件善事,佛菩萨明鉴,也会宽恕你助纣为虐的罪过,好不好?”

  那小指送来的时候,指上鲜血都尚未凝结,可见距此并不远。

  吴妈终于垂下眉眼,似是叫韩覃说动了。在漫长的一呼一吸间,吴妈终于说道:“确实不远,就在夏奴的外祖母康老太手里养着,那康老太赁着间小屋,就住在咱们府外背街后头那一排大杂院的第二个院子里。”

  不但韩覃深吸了口气,就连唐逸都走了过来。两人对目相视,皆是不可置信的摇头。

  要说两个大丫头并一个赵嬷嬷,韩覃最信任最不怀疑的就是那胖胖的夏奴。她胃口好,吃东西吃的香,韩覃很愿意带她在身边,因为但凡带着她,自己也愿意多吃点东西。

  但谁能想到正是最没心没肺的一个,却勾结着吴妈,勾结着如了一起做奸细。

  韩覃将那块崖柏香掏出来丢在吴妈眼前道:“每每你要来,便叫夏奴在屋里屋外燃着这香,我们一屋子人皆睡死了,你才偷偷儿的进来,对是不对?”

  吴妈摇头道:“那香料是我私下替换的,夏奴并不知情。她家只有个姑娘,她也以为韩柏舟不过是别处领养来的弟弟而已。”

  韩覃重新裹了团烂布往吴妈嘴里塞着,塞上了又将她捆在桌子腿儿上,匆忙问唐逸:“你可有办法调来锦衣卫,咱们往夏奴家抢孩子去。”

  夏奴外祖母住的那大杂院,出唐府西边后门不远就能到,而且最重要的是,同在一坊中,不过过坊禁,也不用怕被半夜查坊的官兵给抓起来。

  唐逸也没有想到韩覃的弟弟竟就被他们拘押在离唐府这样近的地方,他一把抓住往外冲的韩覃,劝道:“只要是放在那康老太家里养着,想必一时半会他们不会再带到别处去,咱们等天亮了带几个外院的男仆,一起去捉好不好?”

  他也才是个十岁的孩子,又不是自己的弟弟,三更半夜出门,从未有过的事情,所以要犹豫。韩覃反手挣脱了已经往外跑着,边跑边回头道:“今夜如了得不到吴妈的信息,必然会觉得有问题,说不定就会把柏舟转移到别处去。已经打草惊了蛇,此时不去,更待何时?”

  唐逸无法,撵到雅园门上截住了韩覃道:“府门上都有上夜的人守着,我带你走条出府的小路,咱们一起去救你弟弟。”

  却说此时叙茶小居中一屋子的丫头婆子在那催眠的崖柏香气中仍还酣睡着,唐逸从玉兰阁中翻出把钥匙来,能开的恰就是雅园的后门,开了后门直接通到大街上,两人一路小跑着穿进一条巷子中,一排排的大杂院,数过去第二个院子,就是夏奴外婆康老太太的居处。

  “孙少爷和表姑娘可是来寻个孩子的?”迎出门来的竟是唐牧甜水巷怡园的下人巩遇,他拦住唐逸说道:“二爷请你与表姑娘一起去趟怡园。”

  难道是唐牧手下的人先他们一步接走了柏舟?

  韩覃这时才忆起方才吴妈放的那张纸条来,展开来借灯一看,上面如了写着:明日早起,跟吴妈一起出门,我会将柏舟还给你。

  明天恰好是唐牧要往钞关兑银的日子,二十万两银子,真兑成银子要拉几大车。而兑成金子,也得是沉沉的一车,如了选择明天还她柏舟,定然是有别的计谋要劫那金子。以韩覃一个半大孩子的心思,自然不可能猜到如了的毒计。

  她叫唐逸拉扯着上了马车,等再下马车的时候却不是唐府,而是一处进门便有青砖影壁的院子。此时眼看五更,外院清清落落并无一人,转到后面一进,正房螭蚊窗格扇中透出灯火来。韩覃望着这陌生的院子,正自怔着,就听唐逸凑唇在她耳侧轻言道:“这就是怡园,我还从未来过,今儿也算见了回世面。”

  那就是唐牧在甜水巷的私宅了。韩覃手中还捏着那张纸条,也不知柏舟如今在何处,正在怔忡着,忽而那正房门帘掀起,一个小小的孩子自里头跑了出来,站在门上唤了声:“姐姐!”

  韩覃双膝一软,立即便屈膝坐到了地上。

  陈卿也掀帘子走了出来,抱起那孩子走到韩覃身边,摇了摇柏舟的手将他交给韩覃,带这两姐弟到西厢中椅子上坐了,才道:“今年春节那阵子,阆中有件钦案我走的急,走之前问过大理寺少卿,他说你们的案子要结,至少要等到三月份,我想着三月自己必定能赶回来,于是也未再给别人交待过就走了,谁知等我回来,你们姐弟俩却已经遭发买,从此无迹可寻。”

  这年青人心有正义,在狱中便对他们多有照拂,而发卖期提前,确实是因为宫里朱批定罪,要在年前赶着销结案子,她们姐弟才会提早被发卖。

  韩覃抱柏舟在怀里,闻着他发间一股甜腻腻的桂花气息,忽而忆起甜水巷经常送来吃食,她吃剩了总要送给夏奴,想是夏奴把那些糕点带回外婆家,皆给了柏舟吃。这孩子吃着与她一样的东西,发间的味道都与她一样。

  将近四个月的时间里,她与柏舟就隔着一条街,不足三里路的地方,煎熬的不能再煎熬,但总算因为唐牧与陈卿这两个人的帮忙,她们熬过来了。

  韩覃上下检视,将柏舟那带六指的手凑到灯前,新愈了伤口的的地方生出股粉嫩的细皮来。孩子显然因为剁那一指时受过疼痛而有惧意,立即便将手缩了回去,偎脑袋在韩覃胸前,闭上眼睛揪着韩覃散披着的乱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