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 > 玄幻魔法 > 宰辅养妻日常 > 第33章

第33章

小说:宰辅养妻日常作者:我是浣若字数:590560更新时间 : 2020-01-14 19:22
  二十年过去了,她竟然梦到了玉逸尘。

  分别二十年,她在凉州抚育孩子,熬着等那孩子长大,曾不知多少回想要在梦中与他相见皆是枉然,那天夜里她一人睡着,半夜便见玉逸尘仍是当年的容样,先是陷在潭乌黑的焦油,接着那焦油燃成一团红色的焰火,那焰火渐渐燃旺变成了金色,他端坐正中垂着眉眼,在她哭出声的那一刻抬头,轻轻唤了声:“贞书!”

  自第二日起,贞书就不肯再吃饭了。

  她胸中堵着一团闷气不能下咽,自然也不肯再吃饭喝水,便是偶尔以水沾唇也不过略作样子而已。次日一早,听闻此事的杜禹从外急急跑回来,贞书洗浴通头混身沐洗的干净,破天荒饰粉描眉润脂将自己打扮了一番,回头笑问杜禹道:“我可还能看?”

  杜禹抹了把脸道:“非常好看。”

  这成熟风韵的美妇人佯瞪了杜禹一眼:“就你嘴甜。”

  杜禹终于将白塔寺搬回城中,新修葺过的白塔寺今日正值开业。杜禹一路送贞书到白塔寺,本也想跟着进去,贞书皱眉道:“我好容易出回门,一个人也不想带,不过进去略逛逛就出来,你自回你家去呗?”

  杜禹只得应了,目送着贞书进寺门。如今还是初春,她穿着件松香绿的束腰长衫总拢着头发在后挽了垂髻,若不是这样临远看,杜禹都不知道贞书如今竟变的这样瘦了,她瘦的腰身空空荡荡,临进寺门时回头望他一眼,那眼神亦叫他心中一颤。

  他忽而忆起当年在东华门外,她上栈桥时也是这样望了他一眼,而他也如此刻一般无能为力的,只能远远看着。他心中似有千蚁同噬,恨不得立刻就进寺门拉她出来回家。但毕竟已是四十多岁的人,便是年龄给的稳重,也叫他不能做出那样荒唐的事情。

  寺外大殿门上站着个小沙弥,他跟着贞书进内,合什了手先念过阿弥陀佛才道:“杜将军一力体拨银子建成如今新的白塔寺,方丈叫小僧好好领着夫人四处看一看寺中各处布置,夫人是要先上香还是各处逛逛?”

  贞书启唇欲要问:我当初送来的簪子如今去了那里?

  她转念一想,这样的小沙弥也不过十几岁,那簪子送到寺中十五六年,想必那时候都还没有这孩子,他又如何能知道。她也不进正殿,指了后殿道:“那就先各处逛逛吧。”

  不知为何她心中焦急无比又雀跃难耐,仿如要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一般,在这恰是三月的春花满院中进了内院,内里一进仍是供奉佛身的大殿,旁边各处是偏殿。贞书无心进那些香火缭绕的大殿,一直往内走着,到了最后一进,忽而有人唤那沙弥,沙弥行过一礼道:“夫人请稍等,今日有开光法典寺中很是忙碌,小僧马上就来。”

  贞书站在原地等了许久不见那小沙弥回来,自己一人提裙进了最后一进院子。这是僧人们起居休憩之处,如今外面忙碌,这内院自然空空荡荡。寺内西墙下几株墙高的桃树正开着满树桃花。

  花下一尊披着红色的金身僧人在供桌上坐着,贞书只看得一眼,后背如有重锤砸过不能站稳,那个背影她再熟悉不过。多少回替他读完大唐西域记起身要走时回头,他便这样背身僧坐,那个背影刻在她心中有深深的沟豁,便是再过二十年,只需一眼她也能即刻认出来。

  贞书才要往前,便见那小沙弥已经赶了上来。

  他见贞书望着金身,合什双手道:“这是我们寺中的玉隐法师,去世后坐缸三年肉身不腐,寺中便替他塑了金身,今日恰逢新寺落成,亦是法师金身的开光典礼。”

  贞书开口已是颤音:“这玉隐法师是你们白塔寺的僧人?”

  小沙弥道:“是。他本为黑水城城主,十六年前在城外白塔寺剔度出家,在我们白塔寺为僧,十六年前他带着几个僧众一同游历当年大唐圣僧曾游历过的西行之路,回来后便一直在凉州一带各寺讲经说法四处游历,直到三年前圆寂。”

  6、贞书站都站不稳,一手抓了那小沙弥的手道:“你扶我过去看看!”

  沙弥也见贞书面色苍白额间渗着细汗,忙扶了她的手问道:“夫人要不要到禅堂中歇缓歇缓,饮些茶再去?”

  贞书索性再不要小沙弥扶着,自己一人跌跌撞撞往前走了几步。那桃花掩映的地方,背身裹金的僧人背影越发熟悉,她心头阵阵发酸,却不敢再往前一步。小沙弥赶上来问道:“夫人可是不舒服?要不小僧去取把椅子来给你坐着?”

  “好。”贞书挥手道:“你去吧。”

  她定了定神思,一步步往前挪着,直挪到了桃树下才回头望那金身。小沙弥取了椅子来,她便坐在那桃树下看着。外面渐渐忙碌起来,嚣声四起,梵音阵阵,来往的僧侣们步履轻快,却无有一人来相扰。

  贞书这样坐着不知过了多久,才开口道:“当初头一回跟你出门,我曾在万寿寺佛前许了个愿,我说,佛祖啊,若我身边这人是个真正的男子,我便决意嫁于他,纵将来被无情弃之,不悔不羞。”

  那小沙弥端了杯茶来,贞书接了在怀中抱着,茶水的热气透瓷而出暖着她渐寒的身体,与她天地之间无处诉说的悔与罪,和从离开他就无处可消解的寂寞,二十年来为了孩子而维系的那一口气渐渐消散,她连坐在椅子上都觉得累,恨不得就此灰飞烟灭,脱离这的躯壳好脱离对自己的厌憎。

  她早该想到的,只要他不死,必定会来看她。便是进不得凉州城,也肯定会在离她最近的地方守着她。可将近二十年的时间,最近的时候她就站在寺外,也许那时他就在城外的白塔寺中,听梵音,颂经声,与她一样带着满身罪孽欲要寻个一念得解脱。

  可她没有迈出那一步,让他一个人古佛长灯十多年。

  “女施主!”忽而有人唤轻唤,贞书回头,见是个眉毛发白的僧人,穿着双手合什在自己面前拜着。她见这年老僧人面相十分熟悉,正在脑子里回思着,小沙弥上前合手道:“夫人,这便是本寺的方丈法师!”

  贞书忙合了双手拜道:“法师!”

  方丈眯眯笑着:“小僧多年前曾与夫人有过一面之缘,或者夫人早已忘记。”

  贞书此时已经想起来,起了两次站不起来,终是扶着椅背站了起来,又合什双手拜道:“年老多忘失,罪过罪过!”

  方丈仍是笑着:“若夫人敢言年老,小僧这六七十岁的人可怎么活?”

  贞书觉得站不住,复坐到了椅子上:“我身体有些不适,还请法师见谅。”

  小沙弥又搬了把椅子来,桃花正盛的树下,一僧一俗相对而坐,贞书才问道:“这些年他身体一直可还好?”

  法师道:“师叔身体很好,再无大病。”

  无病就好。

  贞书又问:“他是什么时候去世的?”

  她问这话时面上无悲无喜,心中亦平静无比,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法师道:“那是三年前的冬月间,师叔断断续续一直在打坐,因他连续辟谷多日不曾进过饮食,我们也未曾注意。后来到了除夕,我看他或者是要去了,便集结河西一带各寺僧人到此为他颂经加持。

  如此加持了半月时间,恰是元宵节夜间,他忽而睁开眼睛指着东方问我:游击将军府可是在那个方向?

  我答说:是。

  于是他就一直睁着眼睛,望着游击将军府的方向,直到圆寂之后,双眼仍是不肯闭上。”

  贞书抖抖索索着双手欲要将茶碗送到嘴边,送着送着双手一软那茶碗便掉到了地上碎成一堆瓷片。方丈又道:“师叔并没有过执意要进凉州城的意愿,进城塑身皆为小僧之意,若夫人不愿意……”

  “不可!”贞书摆手道:“他当不起,你可明白?”

  方丈有些困惑的望着贞书,贞书自己舒胸平了喘息才道:“他前些日子曾托梦于我,我虽先时不甚明白,今日见了才懂得。你们不能这样做,听我的话。”

  她不知那里来的力气起身,行到那金身相前细细打量了一番才又回来,拜别方丈道:“法师,我须得要回家去了。关于玉逸尘,明早杜将军会来与你商议此事。”

  她仍撑着那口气,一口气出了几进大院,门外杜禹带人等着,她却连看也不看一眼,一人在前走的飞快。杜禹带着轿夫要半跑着,才能追上她。

  回到家里,她亦是闷闷不肯发一言。杜禹见她连饭菜都不肯假她人之手,非要亲手捧给自己,怕自己不吃她要发怒,只得硬撑着吃完。吃完饭该要休息时,贞书亲自打了热水进来给杜禹洗脸净脚,杜禹终于忍不住道:“贞书,虽我不想拂逆你,可你这样做实在叫我于心难安。”

  贞书这才抬头道:“早些睡吧。”

  她出门泼洒了洗脚水便瞭望着乌青色天际后那抹已隐的夕阳,见杜禹亦跟了出来,轻声叹道:“不知我的儿如今在那里,过的可好。”

  杜禹道:“他很好,好的不能再好。能吃能睡又没心没肺,能不好吗?”

  贞书道:“那就好!”

  “这回,你不能再推辞,必得给他娶亲了。”她说完便转身进了屋子。

  眼看二十岁的儿子,多少媒人踏破门槛,杜禹却一再坚持着不肯叫他成亲。不为别的,概因他心中有种预感,预感只要小鱼一成亲,贞书必会离他而去。

  贞书回了屋子,不知从那里翻出套积年的宫锦圆领棉袄并一件提花缎石榴裙出来自己换上穿了,然后便坐在镜子前梳妆起来。杜禹本在榻上坐着,见贞书三月里的天气穿起了冬装,忍不住又问道:“你怎么穿冬天才穿的衣服?”

  贞书亦不言语,梳好了头发揽镜自顾,许久才道:“总归不是当年。”

  杜禹心中也起了些疑心,见贞书合衣上床躺了,过来跪在床边叹息了许久才问道:“贞书,你到底是怎么了?能不能告诉我,我给你想办法,咱们一起面对好不好?”

  贞书仰面躺着望床顶的帐幔:“杜禹,你觉得这些年我对你可好?”

  杜禹点头道:“好的不能再好。”

  自窦明鸾死后,她虽与他不在一府,不是夫妻,但只要他打仗归来,给他洗衣洗头洗脚,照顾他生活起居,从来不假于她人之手。自从二十年前那夜在运河边别过玉逸尘,她便不闻不问,就仿佛她的生活中从来没有过玉逸尘那个人一样。

  贞书又道:“我今天见过玉逸尘了。”

  杜禹吓的站了起来,来回走了几步伸手上下划着,许久才说:“不可能,他已经死了。”

  他见贞书仍是盯着头顶的帐幔,跪到床沿上轻言道:“他本是个阉人,后来又做了和尚,我这些年供着白塔寺大半的香火,我们已经对得起他了。”

  贞书这才哭了起来,她此生统共这样伤心的哭过两回,一回是伏在玉逸尘怀里,交付她少年单纯时初蒙的爱恋和被杜禹所夺走的初心。第二回便是此刻,她哭的喘不过气来,伸手挡了杜禹递过来的帕子。哭够了才道:“我此生罪孽深重,概因我的爆性,亦因我的随性与放荡,这些我皆不悔,也无从悔及。父母已丧姐妹隔千里,此身于他们我已是不负。惟我与你一再无法了断的缘份纠缠,或许是份累孽。从那日自运河边回来,我便一直全心全意抚养小鱼长大,我想要就此消掉我们的缘份,只此一生就好。

  如今孩子已经长大,我也终于等到了他,我想我们的缘份也该断了。”

  当父母亲眷,儿子丈夫,所有的缘份皆是恶缘时,舍一生,舍一身,成全他们所有的也消解他们所有的罪恶,将累生累世所有的恶业善缘一并消去,就此,干干净净无牵无绊的去往地狱门上吧,应那求出无期的地狱之约,赴一段恒河沙数后未可期的尘世纠缠。

  她闭上眼睛,面上的胭脂唇上的口脂在暖暖烛光的照耀下,就仿如又回到了二十年前的青春岁月般动人好看。

  杜禹已然四十多岁,他父亲这个年级的时候已经谋断专权开始迈上了窃国之路。他心性单纯不肯参与争斗,便是父亲身败名裂之后,仍能在新帝手下继续干他的游击将军,戌边一干就是二十年。

  他自有生以来头一回捂头大哭起来,轻声唤道:“夫人!”

  见贞书不应,他以为贞书是厌他叫自己夫人,又试着叫道:“贞书,宋贞书。”

  贞书许久又睁开眼睛,叹了口气道:“他罪孽深重,我又何尝不是?如今既咱们缘份已尽,小鱼也已经长大,我就要去寻他了,他才是我的良人,无论此生此世还是累生累世,我只愿去寻他。”

  杜禹伸出手却不敢碰她,端了盏灯在眼前凑了道:“这二十年来,你几乎每日都要替他颂一遍地藏菩萨本愿经,就算他有再重的罪孽只怕也已消减,或者已经托转,或者已经入了净土,你如今到那里去寻他?我求你回心转意看我一眼,看小鱼一眼,那怕你仍然心中有他,我亦不在意,完全不在意,我仍爱你,咱们仍过咱们的日子好不好?”

  贞书摇头道:“你不懂,他会等我的。”

  他执念太深,再多的妙语也不能化解。她亦执念太深,心知正途而不肯回返。

  “他必定在等我的。”贞书喃喃念道:“他知道我要去那里,就会在那门上等着我,我知道的。”

  他年少时的爱人,亦是他毕生想挽留的执念,此时就躺在床上,在他身边,可他分明能感觉到她的远离,她的生命正在渐渐流逝,而他就跪在她身边却如掬水拂沙,无法将她留住。

  杜禹脑子不停转着,见贞书胸膛渐渐许久都没了起伏,忽而就言道:“当年他曾留信给你,我脑子一热给烧了。”

  贞书果然睁开眼睛侧望着杜禹:“你可还记得内容?”

  杜禹摇头,那是一段文绉绉的话,他是个不爱读书之人,自然记不住。贞书眼中闪过一抹失望,复又闭上了眼睛,许久却启唇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碰见的他?”

  “十年前。”杜禹道:“他自西域游历归来,入关时与我曾有过一面之缘。”

  见贞书听的认真,杜禹又道:“那是个酷热的夏天,他穿一件薄薄的长僧袍,戴着斗笠持着禅杖,从我身边走过。”

  便是别的僧众们都灰头土脸晒的要焦烈了一般,他面貌粗了许多,仍是欣长消瘦的身材衬的一身灰色僧袍不似凡夫。

  “后来,有一回我带你和小鱼去月牙泉游玩途经大佛寺时,我与小鱼入寺拜佛,而你在寺外湖边等我们,他恰就在那寺外西夏国夫人游园记的照壁下站着。”杜禹此时忆起自己当初戒备之极恨不能杀了玉逸尘的目光,心中阵阵往外浮着羞愧,许久才低声道:“后来还有过几次,但凡你偶尔出城,我总能碰见他,站在远处看着你。可我见他也不主动上前跟你打招呼,不过只是远远站在那里看,我知他早歇了那份心思,也就放下了戒备。”

  但是他也从未主动跟贞书提及过,说:你看,玉逸尘也在那里。

  他始终没有自信,因为他知道,当他与玉逸尘同时站在她面前,她选的肯定是玉逸尘。

  他不过是强留了她二十年,在自己身边。

  贞书终于又哭了起来,这回虽只是嘤嘤不断低声的哭着,可杜禹却能听到那无助嗓音中的悔与撕心裂肺。她哭了许久才道:“我以为他死了,我一直都以为他死了。”

  她信了杜禹的话,以为玉逸尘真的死了。

  她以为他死了,这个世界上有万万千千的人,皆不是他,所以她不会抬头多看一眼。

  她以为他死了,这个世界上有万千的风景如画,可惜无他陪着,她便无心多看一眼。

  她昏昏噩噩的活了二十年,到此刻才知道这二十年来,他一直在不远的地方陪着她,与她共呼吸,看着她像正常人一样过日子,看着她平安喜乐。

  而他的骨寒,从此无人能解。

  贞书很想再多听一些关于玉逸尘的话,那怕只是一字一句,她想在意识临近消散的时候,听着玉逸尘的名字来嚼咀回味他那个人和她这些年深埋心底,苦不能言的爱与寂寞。

  杜禹目不转睛的盯着贞书,她闭眼睡的平稳,渐渐许久才会有一次呼吸的起伏。就在他觉得她或者不会再呼吸的时候,贞书忽而又睁开了眼晴,这回她确实是盯着他:“他罪孽深重不能成佛,我累孽深重地狱可期。若你果真心中对我还有些怜悯与爱意,就将我与他合葬在一处吧。”

  她仍紧紧盯着他欲要寻个答案。杜禹艰难点头,仍凭泪水自脸颊上滑落,深出了口气道:“好,我答应你。”

  一抹笑意浮上面颊,贞书柔声道:“谢谢你!”

  这抹笑意叫杜禹回忆起二十四年前她还是个少女时,给予他的最纯真的爱意,还有她为他而发的那些担忧,惶乱,流的眼泪,笑和哭。他闭眼重复道:“我答应你!”

  贞书指了妆台上铜镜道:“拿来给我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