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 > 玄幻魔法 > 宰辅养妻日常 > 第36章

第36章

小说:宰辅养妻日常作者:我是浣若字数:590560更新时间 : 2020-01-14 19:22
  怡园中,韩覃好容易拦住了只要唐牧一走就不见踪影的淳氏,搓着两手笑的十分诌媚:“好嫂子,我总难得见着你的面儿!”

  淳氏止步问道:“何事?”

  韩覃遥指着后院门期期艾艾道:“我那娘家哥哥来此看我的事儿,只怕嫂子也知道了。”

  淳氏不打听人事非,却也停下来认真道:“表姑娘,那人可不是你什么娘家哥哥,你还把二爷的炭窑盘下来叫他经营,这些事情,我未告诉二爷,就是要等你亲自告诉二爷。我猜你到现在,也没有告诉二爷,对不对?”

  一对男女,只要上过床,那种关系便不能容外人搀和。也正是因此,淳氏才未将韩覃私见外人的事情告诉唐牧,要等她自己开口。

  韩覃连忙点头:“我一定会亲自告诉二爷,只望以后他来时,您再莫要拦着,可好?”

  淳氏略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从此之后,大壮就算过了明路,待他再自后门上来怡园时,后门上守门的老夫妻也不敢再拦,直接叫他在小后院里等着。乔惜存遣丫头来叫,韩覃才知大壮来了。她这几日连赶着替他纳了双鞋子,拿块帕子包着赶到小后院,便见大壮缩手缩脚在院子里站着,乔惜存站在门上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韩覃见他身上穿了件最普通不过的青布短衫,下面一双崭新的麻鞋绑腿,里头袜子歪歪扭扭缝着,忍不住略带责怨问道:“为何不置上两件厚实衣服?如今早晚天凉,你既要打理小炭窑,穿成这个寒碜样子,只怕那些工人们都不能服你。”

  大壮笑拍着身上衣服道:“并不曾,工人们极好极听话,还总不肯叫我帮着起窑烧炭糊泥加砖,我倒叫他们整日的压坐在椅子上,你瞧,一双麻鞋穿得几日一点泥土未沾,还如新的一样。”

  韩覃覃将那双鞋塞到他手中,白了一眼才道:“你本来就是小炭窑的东家,花钱雇他们来做工,他们自然要替你起窑烧炭糊泥加砖,你怎好自己亲自上手?”

  她见大壮不肯接,扔一只在地上令道:“试试,看看可还合脚?”

  大壮取鞋起来在台阶上坐下试得几试,点头道:“又合脚又舒适,还是你做的鞋最适我的脚。只是总要害你熬夜害夜,往后不要再做喽,我自己买双麻鞋来穿也使得。”

  韩覃自地上拾鞋起来拍净土给大壮包好,双手奉给他道:“在拗古村蒙你多年的照顾,我也唯有做双鞋回报你,你怎能不要?”

  乔惜存实在忍不住问直接高声问韩覃:“这怕不是你的情郎吧?才几日功夫你就纳得一双鞋子送他?”

  韩覃瞪了乔惜存一眼,轻声问道:“你可是要我死?”

  乔惜存白了韩覃一言,撇嘴自语道:“造孽哟,二爷只怕还不知道他头上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正飘着了。”

  韩覃不理乔惜存,拉大壮在院中坐下问道:“小炭窑可还能周转得开?有没有人问你订些炭用?”

  眼看入十月,拉过头一层冬霜,大户人家的屋子里已经开始熏火气了。

  大壮道:“生意好的不能再好,许多人挑着钱串来订炭,尤其是银骨炭,有些人来了都是一车一车的订,只呆惜咱们的窑太小烧不出那许多炭来。许多人都让我给回绝了。”

  黄家炭行叫唐牧给下令封门查抄,眼看冬季马上来临,整个京师的人都要用炭,他家被查,再别处又无炭行,西山小炭窑开得许多年有些熟门熟路的老客们找去也是自然。

  韩覃气的吸气:“你多雇些人工趁着天未冻土再箍两座窑也使得,怎好回绝人家?”

  大壮最怕韩覃发气,嗫嚅道:“咱们接手的时候也不过七八个人工,这几天全都没白没黑的干着呐,就是烧不出炭来,顾不及再箍窑。”

  韩覃道:“那就再雇人工来,可是没有钱开发工钱所以你不敢雇?”

  大壮点头:“银骨炭要好木料才能烧,收来的钱全订成木料了。”

  韩覃急的两手上下摸着,她前几天才问唐牧要过那一百两银子,他还额外赏她些铜钱也全给了大壮,如今叫她再到那里找钱去?

  但如今是最好的机会,黄家炭行被封被查来的太快,许多京中商户们还未醒悟过来,等他们醒悟过来多开得几家炭行,西山小煤窑离京又远路又不好走,京中大户们自然就不肯再到西郊去订炭了。

  得趁着这几日商户们还未缓过来的当口先趁下这一冬的炭才行啊。韩覃指着大壮道:“你先坐在这里等会儿,我去给你想办法。”

  她跳出院子急急跑到主院,进东厢就去翻自己的妆奁。她手里如今空空如也一个铜板都没有,唯有几样首饰是衣服上配的,头上插的耳中戴的,换套衣服就得拣起来重新配饰。韩覃抓着妆奁中几样东西哗啦啦发着呆,看来看去丢下别的,唯拣那日去花庄寺时唐牧给的累金丝包翠玉锁扣出来。

  这玉色晶莹剔透金丝累成花瓣,漂亮的不能再漂亮,扣在颌下衬日华而烁烁,美的不能再美。但颜色太挑也只能配那套水红领子的立领褙子。

  她又转身拉开带箱高柜,那水红领的褙子叠的整整齐齐躺在最上一格。

  韩覃取锁扣背面的针轻轻自领口划下,宋锦外领被划破,露出内里更加柔软的真线里衬来。这下,衣服破了,不能穿的,她的心也死了,这两颗扣子,也可以当掉了。韩覃随即丢下衣服捏着锁扣出门,又快步冲到小后院。

  大壮依旧在院子里坐着,面前一张小桌子,乔惜存还给他摆了几样点心茶水。

  她先进去找乔惜存:“你可去过当铺?”

  乔惜存道:“小时候去过,如今大把的银子趁手用着,又不吃缺少穿,去那里做什么。”

  韩覃展开手:“你觉得这两个东西能当多少钱?”

  乔惜存拈起来看了看,赞道:“好东西。”

  随即又问:“二爷赏的?”

  韩覃避而不答,只问:“你觉得能当多少?”

  乔惜存转身坐在圈椅上,斜瞄了韩覃一眼:“虽说你和大壮一直叽叽喳喳说的尽是我听不懂的番话,可我也大概猜出来了,你给他银子叫他替你开个炭行,如今炭卖的好却无本钱再雇人工来箍窑,可是如此?”

  韩覃点头:“确实如此。”

  乔惜存冷笑:“往昔,京城一年的炭可全是自我家出,黄世仁是我干儿子,一年挣多少我家常德可是要分大头的。如今常德死了墙倒众人推,黄世仁连这卖炭翁的营生都干不下去了,可怜可恨!”

  韩覃只得捏起两只锁扣:“也罢,我去外头当铺问一问,看能否当个一二两银子出来。”

  乔惜存一把掰开她的手抓那锁扣出来:“看来你果真是山里来不识货的东西,这锁扣当有六只,是当年太皇太后娘娘还在时,特地着内廷银作局打造的,统共也不过十二对,分赏给了当年累官清贵大臣们的眷属,多是一品诰命,二品诰命能得的也就那么几个。得着这东西的人都是有数儿的。你如今送到当铺去也得先打听打听这是谁的东西,要是被二爷知道你拿去当这东西,你可不就完了?”

  她翻过锁扣,后面座子晒到太阳下才隐隐显出大历宫廷造几个小字来。

  这锁扣原是唐老夫人送给柳琛的,后来韩覃转手送给了品婷。如果真如乔惜存所说,那这东西仍是原来那两只,难道唐牧又生生存品婷手中夺了回来?

  那这两只锁扣只怕也不好当了。韩覃正犹豫着,乔惜从自她手中又接过锁扣说:“常德原先给我置了产业,其中最大的大头就是黄家炭行,如今黄家既倒,我手头别的产业只怕也渐渐要叫人糊弄了去。大壮那小炭窑若是急银,不如先从我这里支些银子去开支,往后他赚到钱咱们三家平分,好不好?”

  韩覃自然喜之不尽:“若真能如此,我俩分小头你分大头。”

  乔惜存捏着锁扣在手中扬了扬:“那倒不必,他一个乡里汉子到京城,这京里的花花世界还未入过眼,所以如今一门心思忠着你,等他到红尘温柔乡里走上一遭,温柔娇艳的解语儿,知书达理的贤娇娘,什么样的没有?你一百两银子替他卖个小煤窑还不挂在自己名下,他往后挣了钱会不会给咱俩还是一说,如今先不必跟我下这个保定。”

  韩覃要去取那锁扣,乔惜存纤纤五指一捏红红的丹蔻耀人眼:“这个就先押在我这里,果真有分成也不能少了我那一份。”

  她转身进屋子,一会儿捏着五个五两的银饼出来递给韩覃:“给他呗,我看他不像个能做生意的,若这银子打了水漂,你可得给我做补。”

  韩覃忙道:“必定,若果真打了水漂儿,我替你兜着。”

  大壮在外坐得许久,见韩覃出来忙站起来问:“你可想到了办法?”

  韩覃把那五个银饼子全递给他:“这是二十五两银子,你去钱庄全换成铜钱,多雇他十几个人工来,箍窑的箍窑烧炭的烧炭,叫他们都忙活起来。十几个人工一月也顶多不过十两银子的工钱,剩下的十五两银子你却不能胡乱花掉,拿它到城门外租上一处棚子装饰装饰,再找个夫子替你书个牌子,往后有人订炭就不必叫他再往西郊,直接在城门外订即可。

  这还不够,你还得卖上几辆大车回来,把炭全运到城外,好叫订炭的人不必走那么远的路。”

  大壮路点头应着好,捧着银饼如捧着孩子般小心翼翼。韩覃与他六年交情,知他是个再老实不过的人,却也怕他果真拿银子到金银窟里去销掉,临走时忍不住叮嘱道:“千万记得走路正眼睛,不要去看那街边招帕子的妇人们,那可都是吃钱的主儿。”

  大壮回头嘿嘿一笑:“韩覃,天下间的妇人们除了我娘,旁的我一概一眼都不看她们,我看她们谁也不及你的美!”

  韩覃叫他一噎,拍了一把怒道:“这银子可是我的命,你若不能把它给我生出多的银子来,那怕过了急能原样儿给我也行,却千万千万不能花到那金银窟里去。”

  大壮回头,低头看韩覃:“韩覃你放心,我真不是那样儿的人。小炭窑的地契我亦是叫官府写在你名下,那是你的东西,我只替你管着它替你生息银子。”

  吃完晚饭,韩覃正在窗前练字,就见淳氏进来说道:“表姑娘,二爷在饮冰院招待陈理卿,请您到饮冰院去伏侍。”

  因巩遇格外交待过,如今这内院的人们又都称韩覃为表姑娘,改了那陶娘子的称呼。

  韩覃穿外院到饮冰院,早就听到内里陈卿与唐牧二人在说话。

  她还是多年前到过这院子,虽多处陈设已换,那架屏风也换了位置。如今屏风前再不设榻,榻移到了西窗下。韩覃见唐牧与陈卿面前几净,显然是已经吃过饭的样子,遂自外面淳氏手中接过茶盘茶具一一置到榻上的茶台上,这才跪坐在下首位置上守着炉子等水开。

  陈卿两回见唐牧都见韩覃,此时心中越发怀疑,究竟不知他与韩覃是何种关系。是以双眼便不由自主要去打量着韩覃。

  唐牧亦在盯着陈卿:“常德之死,清极可调查出什么来没有?”

  陈卿这才回头:“我竟无法再查下去。”

  不但唐牧怔住,韩覃拿着茶匙亦是手怔,随即取茶漏扣在壶上,细细的分茶叶入壶。

  陈卿说道:“他死在清臣你上任河道总督的第二天夜里。那天白天他仍在御马监做监官差职,他们这种不亲身侍奉宫内诸位贵人的执权太监们,晚上照例是可以出宫回家住的。

  他在宫中只吃过一顿午饭,亦是在内食堂与诸监同用,并未特异之处。至晚归家前,皇上特意传他去了一趟乾清宫。论理来说他上面有掌印陈保,等闲的事情皇上是不会传唤他而应当直接传唤陈保的。至于去了之后皇上问他些什么,司礼监并无记录备案。

  皇上今日传过去乾清宫,还特意解释他不过是问了些御马监各处皇店皇庄的情况,并帐本什么时候可以送到庄嫔那里去的话儿,没有赐食亦没有赐酒。”

  唐牧点头,示意陈卿继续说下去。陈卿又道:“本来他的尸体早叫内廷的太监们该拉到西山葬了。我既接到皇上要彻查此事的御令,便又亲跑了一趟西山,挖出身体解剖后亦未见有任何毒物是银针能试得出的。

  但是上次在你府上,我曾问过他家娘子,听闻那夜回家之后,常德自己给自己做了一锅子其家乡特有的小蘑姑汤饼,一人端着锅子一锅子吃掉了。我在他胃中找到一些毒蕈,结合他家娘子的证词,只怕他是自杀。”

  唐牧接过韩覃手中的茶碗缘边捏着,淡淡说道:“他确实是自杀。”

  “你竟然知道?”陈卿惊的往后仰着。

  唐牧一笑,抿了一口茶又将茶碗递给韩覃:“而且还是皇上授意他自杀的。就如委我为河道总督,是皇上亲点的一样,他的自杀也是皇上授意的。”

  陈卿仍是一脸迷惑:“这又是为何?这两者中间有关系?”

  唐牧见韩覃亦听的怔住,在桌沿下轻扣了扣她的手,韩覃这才捧过陈卿面前的茶碗替他斟茶。唐牧随即说道:“河南贪污河道款案牵着宫廷,也是这三年多来才有的事情。我从河道入手,经王祎来查河道一头,常德之死牵出内廷一头,两条线一扯整件事情就会浮出水面。让这件事情浮出水面才是皇上想要的,而你知他其意又为何?”

  陈卿有些懂了:“皇上或者是想摆脱太后的梏桎。”

  唐牧点头:“所以你该大胆往下查,查到冯田头上去。他是太后指给皇上的,如今掌着司礼监掌印一职,凡政令都要听过太后旨令才发,对皇上总不及一起长大的陈保更忠心,皇上只怕早就有换他之意。”

  “懂了!清臣你一言惊醒梦中人!”陈卿一时间摩拳擦掌有些跃跃欲试之态,捏拳在膝侧问唐牧:“若果真冯田下来了,清臣你以为谁会上去?”

  唐牧摇头:“你以为会是谁?”

  陈卿一笑:“必然是陈保,他自幼跟在皇上身边,与皇上相熟亲厚,既去了冯田,必是陈保无疑。”

  韩覃记得那天还曾听过唐牧与陈九商量若是冯田下来,谁又该顶上去的话。虽唐牧未放准话,但听他语气是属意陈九的。而陈九当时也说过,大都督一系支持的是陈保。此时她亦侧眸盯着唐牧,要听他怎么说。

  就听唐牧说道:“还不到谈论这事情的时候,先处理眼前吧。”

  送陈卿出门,韩覃在迎门照壁内止步,等唐牧回进来后问他:“二爷既早知道常德是自杀的,为何不告诉陈叔叔,倒叫他撞壁许久。”

  唐牧笑着摇头:“许多路要自己走,事情也要自己悟,他才不过悟到一半而已。”

  韩覃好奇:“那另一半是什么?”

  寒天明月冷寂的院子,唐牧回头仰首去望挂在天上的明月:“他一直在大理寺办案子,擅长以蛛丝蚂迹来推全局,却不擅于站在全局去观察整个事态的走向。至于另一半,慢慢你就知道了。”

  韩覃仍旧好奇:“那要多久?”

  唐牧道“总不过年前,你就能知道了。”

  韩覃随着唐牧一起回主院,一路走着,唐牧问道:“晚饭吃的什么?”

  韩覃应道:“总不过那些菜而已,二爷用的厨子想必是扬州来的,做的大多亦是扬州菜。不过是甜咸鲜意,再无别的。”

  唐牧哦了一声:“你如今爱吃些什么,尽管告诉我,我叫他们去做。”

  韩覃笑着咬起手指来:“我如今爱吃些麻麻辣辣的菜式,蜀中地潮人爱吃花椒芥茉,菜里有花椒我才能吃出味道来。”

  两人进穿堂,韩覃听到坠儿在穿堂内屋子里隐隐哭着,侍奉完唐牧笔墨后回到东厢,就召坠儿与珠儿来问:“方才我隐隐听到哭声,可是你们两个?”

  这院子里就她两个小丫头。珠儿撇了坠儿一眼:“今儿巩叔往那府送书,她抢着要去没去成,还叫前院几个小厮取笑了一回,回来就哭个不停。”

  那府必是唐府。韩覃坐在罗汉床上不由也笑起来:“不过送个书而已,竟然还有抢破头去的,你们若呆得腻了,改天我问问二爷,由我带着你们出去逛逛不是更好。”

  坠儿已经扑上来掩珠儿的嘴,珠儿慌得躲着,嘴里仍说个不停:“书是咱们二爷送给那府阿难少爷的,她不过是想抢着去那府看看阿难少爷而已。”

  坠儿跳起来骂道:“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韩覃一时怔住,脑中不由浮现出个眉目如画清俊秀气的小小少年来。她今年都十八了,唐逸如今当也有十六岁了才对。成年后的小阿难,只怕生的越发清秀俊朗了吧。难怪这府的小丫头为了赶去那府看一眼要抢破头。

  她忍不住有些好奇,试问坠儿:“你原来曾见过阿难少爷?”

  坠儿不语,珠儿抢道:“奴婢曾见过,端地是清俊帅气的少年郎,听闻媒人都要踏破那府的门槛儿,要不是有二爷压着立逼要他考完春闱再提亲事,只怕老夫人和大夫人早都替他择得一门闺秀做妻了。”

  他竟到如今也还未曾娶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