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 > 玄幻魔法 > 宰辅养妻日常 > 第51章

第51章

小说:宰辅养妻日常作者:我是浣若字数:590560更新时间 : 2020-01-14 19:22
  八月的锡林郭勒草原,绿草如茵织成,蓝天上白云投际高远,天鹅摇摆于锡林河的九曲十八弯上,大尾巴羊与天山马交汇成悠扬激昂的乐曲。一年一度的那雅尔大会举行在即,蒙古各部的部落首领们亦集汇于此。

  贞书今日也穿着蒙古族姑娘们常爱穿的曳撒,丁香色绣大朵花的长褙子,宝蓝色百褶裙,与桔黄色的比夹,头上亦戴着宝塔尖尖的帽子坠着金银,唯耳上她仍不能惯戴那璎珞坠成尺长的耳坠,唯塞得两只金粒子。

  今年,北汗仍在征战往伊斯坦布尔的路上没有回来,他带走了几个盛年的儿子。而玉逸尘的堂姐赏湖所生的巴塔尔,年值十八,恰是留在北蒙最年轻力壮的一个。他亦是今年那雅尔大会的主办者,是以才会邀请自己的舅舅赏契,也就是玉逸尘来此一会。

  玉逸尘与黑水城一行人远远自草坡上望见锡林河岸边水草丰美处的座座蒙古包,便知是到那雅尔大会的主办地了。贞书勒马向前,停在玉逸尘身边问道:“果真你能说服巴塔尔,叫他出兵从土蕃手里把贺兰山讨回来?”

  “总得试过才知道。”玉逸尘仍穿着他那本黑绣五爪金龙的袍子,略小些的桃形冠,他先策马跃下山坡,往蒙古包处跑去。

  穿宝蓝色外衣并白色长裙的漂亮姑娘们捧着哈达而来,贞书拉着小鱼的手跳下马,才喝了三大碗酒就已经面红耳赤如只醉虾一般。这草原上的姑娘们脸蛋儿红彤彤,来去皆是策马,叱斥皆是异族语言。

  贞书醉的头眼发晕,叫小鱼往蒙古包中拽着。蒙古包虽是羊绒毯子铺地金漆的桌子,可是那怕在黑水城也用惯了炭的贞书一闻到浓浓的牛粪味道还是欲要作呕。她拽着小鱼的手说:“好孩子,这不是黑水城,往后你见了玉逸尘可不能直呼其名,那怕叫声赏契都好,万不能叫人知道他叫玉逸尘,记住了没?”

  小鱼人小鬼大,在黑水城时整日在外与孩子们顽摔跤,他力大又心黑又有些诡诈,渐渐成了个常胜将军。才一到这锡林河畔,便见许多比他还小的孩子们抱成团摔在一起,此时又跟个醉虾一样软塌塌的娘呆在一起,心中又替她害臊又觉得她无用,眼巴巴掀开帐篷望着外头说道:“我怎会连这个都不知道,你快悄悄儿的闭嘴好好睡觉呗,我得出去找两个孩子摔上一跤,好叫这些小屁孩们知道我们黑水城的厉害。”

  他才说完转身就溜了。贞书醉的昏昏沉沉如在荡舟,昏天暗地睡了一觉,睁开眼见外头天都黑了,揉着额头起来先呼赏契再呼小鱼。她说的是大历官话,这些蒙古人能懂的并不多。

  外头升着篝火,年轻漂亮的姑娘们与小伙子皆在围着篝火跳舞,烤炙牛羊肉的香味阵阵传来,叫不喜腥膻的贞书都有点唾涎。她一路大声呼着小鱼,眼见有五六岁的小孩子们窜来窜去,抓住掰过脸来看总不是小鱼,心中越发焦急。

  歌声鼓声越发急烈起来,贞书在篝火堆外四处乱窜着,却总不见那怕一个黑水城的人。正四处乱踏着,忽而身后一阵马鸣,贞书抬头便见两蹄腾空一只天山马在自己头上。她虽在草原上生活了一年多,总归还是汉家女子,眼看那马蹄将要落下,随即就捂住了头。马嘶才落,马蹄却未落在她头上。

  年才不过十六岁的莫日根跳下马,用蒙语叫了声姐姐,见贞书不应,又试着以西州回鹘话叫了一声,再见贞书不应,又用汉话叫了一声。便见篝火辉映中这浓眉大眼白腻皮肤的大姑娘放下手,嘴里说着汉话:“孩子,你可曾见过我儿子?”

  贞书以手指腰:“就这么大,是个浓眉大眼的孩子,皮子比你们这里的人要白些。”

  莫日根的汉语总还捋不直舌头:“姐姐的儿子?走,我带你一起去找。”

  他一把拽起贞书飞快的跑起来,跑到篝火边便拉着贞书随鼓点跳了起来。贞书叫他拉着一通乱跳,尖声叫道:“孩子,我儿子在那里?”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就告诉你。”这少年飞快的跳着,边跳边叫道。

  “贞书,我叫贞书。”贞书回道。

  “姐姐,我叫莫日根,今年都十六了,我也有儿子,才这么大!”巴塔尔以手比划着:“两岁。今夜咱们好好跳舞,都不要想儿子好不好?”

  贞书在草原上呆了一年多,也知道这些人天生热情不拘,又孩子们总在外跑成年的早,十四五岁生孩子的不在少数,但她是汉人,天性里自然不能接受这种礼教外的热情。这莫日根黝黑的面庞相貌英俊,此时跳着跳着越靠越近,身上灼人的热气并那浓烈的汗腥味叫贞书有些作呕。

  她总算撕开手从闹人的舞群中挣脱出来,一路又大声叫着小鱼四处跑着。虽连年征战,但一年一度的那雅尔大会还是盛大到贞书难以想象。有无数团的篝火熊熊燃烧着,亦有数不清的少男少女们载歌载舞。

  她在外找不着,索性一间间帐逢掀开去查看。既外面有盛会,多数的帐篷自然皆是空的。她找到一间外面升着一大攒篝火却无人照应的帐篷前,忽的一下掀开帐帘,里头十几个肃面围坐的成年男子们齐齐回头,十几双眼睛同时盯着她看。

  贞书一眼扫见玉逸尘恰坐在正中,旁边是个面色黝黑蓄须的年轻男子,玉逸尘方才应该是轻声在与他说着些什么。他见贞书进来,低声以蒙语说了句话,那男子皱眉听完,随即缓缓站起来,以手抚心叫了声:“西那嘎。”

  其余人亦跟着站起来,齐齐叫了声西那嘎。玉逸尘伸手示意贞书进去走到他身边,贴耳说道:“这就是巴塔尔,他在唤你舅母,你应一声。”

  贞书笑着应了一声,欲要行以汉家礼,却见玉逸尘行礼已要告辞。她叫玉逸尘牵着手从帐篷中出来,巴塔尔亲自送到帐外,又唤来人吩咐了一堆话,才转身回了帐中。贞书拽着玉逸尘的手悄声在他耳边说道:“我才睡一觉起来,小鱼就不见了。”

  西夏来的随从还在别的帐中,玉逸尘招过几个北蒙有吩咐了几声,才安慰贞书:“不是什么大事,咱们先回帐,一会儿他们寻到了自会把孩子给你送来。”

  鼓声喧天乐声高昂,贞书牵着玉逸尘的手忽而咕咕笑着:“我方才急匆匆的样子是不是吓坏了你们?”

  玉逸尘摇头:“并不曾,不过形样委实有些慌张可笑。”

  两人一路慢走着,贞书见玉逸尘仍是闷闷不乐,摇摇他手轻问:“可是巴塔尔没有答应你?”

  玉逸尘不置可否,许久才说:“重要的是那些部落首领们,或者在他们看来,我太柔弱了些。”

  自大历的玉逸尘亡故致今,赏契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也有将近六年之多。他比之当年那消瘦白净的样子,却是变了不少,更加健壮,皮肤也粗了不少,但在这些彪悍的北蒙部落首领面前,却还是文雅清俊的像个南人书生一般,叫部落首领们有些瞧不起。

  黑水虽背靠着北汗,但西有大历,南有土蕃,是个于夹缝中求生存的小国。亡国西夏的国脉贺兰山如今还在土蕃手中,玉逸尘在黑水住的好好的,无事自然不肯多走一趟蒙古。他此来是为了要说动莫日根,出兵替自己从土蕃手中讨回亡国西夏的国脉贺兰山。

  为母亲故,亦为舅舅故,巴塔尔自然愿意出兵往土蕃讨回贺兰山。

  但照方才诸部首领们的态度来看,要想达成此事却有些难度。北蒙人好征战,爱打仗是天性。但巴塔尔只是北汗诸多儿子中的一个,虽勇猛骁悍,但毕竟头顶上还有几个比他年龄更大更具威望,战功赫赫的哥哥。

  当北汗不在的时候,诸部首领们或者愿意听从巴塔尔的领导与调停,但要说动他们去打一场与自己无益的大仗,却很难。

  才入帐篷坐下,玉逸尘听得贞书肚子不停咕咕叫着,惊问道:“你竟到现在也没有吃饭?”

  贞书皱眉说道:“我连儿子都没有找着,那有心情吃东西?”

  她话音才落,脏的像只从泥里捞出来的猪一样的小鱼自帐外扑进来,进门就嚷着:“娘,我饿,饿死了。”

  孙原端着盘子进来,里头是冒着热气的烤肉并手抓。玉逸尘取过刀子一条条割着蘸香料,见贞书与小鱼两个凑过来,十分嫌弃的命令道“先洗手,洗干净了才能吃。”

  盘中两碟蘸料,小鱼见玉逸尘给自己蘸的不过些盐巴与花椒沫子,指着旁边那一碟叫道:“赏契,我也要吃那碟,闻着都比我这个香。”

  玉逸尘摇头:“那个是治你娘肚子疼的药,小孩子家家不能吃。”

  小鱼在别处无法无天,在玉逸尘面前却难得听话,他边吃眼皮往下扇着,不一会儿嘴虽动着,眼皮都粘到了一起。玉逸尘端过奶茶凑到小鱼唇边,柔声叫道:“小鱼,喝点奶茶再睡。”

  贞书眼瞅着玉逸尘不在意,悄悄去蘸了些椒盐在羊肉上,忙忙的吃着。才不过蘸了两口,那碟密料碟子又叫他推到她眼前:“不是说了,你宫寒,要以密料补之才能治好那宫寒之疾吗?怎么又不肯好好吃了。”

  小鱼吧嗒吧嗒喝了两口奶茶,两脚踢掉鞋子栽头睡了。玉逸尘不能忍受这孩子油腻腻睡觉的两手,起身取湿帕子来将他的手与嘴巴皆擦干净,又淘澄过帕子替他把脖子与脚也擦过一遍,才脱衣服塞到了被窝里。

  2、他回头见贞书在那里嗅着蘸料,凑过来亦闻了闻,神秘笑问:“可闻出什么来没有?”

  贞书道:“有肉桂,豆蔻,应当还有丁香。但是这些果真能暖宫么?”

  玉逸尘点头:“果真!”

  两人沐洗完并肩躺到被窝里,外头的喧声只怕要闹到天亮。贞书才睡饱了又羊肉吃的太多,此时便有些饱暖思淫欲的意味,侧身抚着玉逸尘的胸膛轻声问道:“玉逸尘,咱们有多久没有那个过了?”

  玉逸尘侧身过来伸手在贞书身上抚着,渐渐力道加重,待贞书自己缠凑过来,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乖,睡吧。”

  贞书以为今夜至少他得伺候自己一回,那知才撩到火苗欲起未起他竟就收了手。她转身眯眼赌气睡了半晌,听得玉逸尘呼吸像是仍还未睡着的样子,又凑过来在他耳边轻言:“若不然,我伺候你一回?”

  借着帐外透进来的暖光,她瞅着玉逸尘一本正经的眉毛渐渐温柔,唇角亦微微往上勾着,笑嘻嘻踢掉裤子便要往他身上爬。谁知才支起肘子便叫玉逸尘一把拽住:“乖,睡觉!”

  贞书心道我一肚子的羊肉如何能睡得着?

  自打重新在一起,贞书仍贪恋玉逸尘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而玉逸尘如今既尝到了男子们该能尝到的甜头,便满足了贞书亦要寻求个自己的满足。

  但那东西终究不是他的,又尺寸惊人到难以形容,也不知赏羌是从那里寻来那么个宝贝,每每总要顶得贞书撕心裂肺。

  渐渐她就不肯再应付玉逸尘,既自己尽了兴,每每便借着肚子疼不肯叫玉逸尘得一回。加之如今旅途劳顿不方便,这两人至少有两个月未曾弄过那种事情。人言食色性也,食不到自然也要抓心挠肝,贞书在被窝里苦熬了许久才渐渐睡着。

  “贞书,贞书!”是玉逸尘的声音,不停在贞书耳边叫着。

  她睁开眼,见是一处背阴的漫草坡上,坡上生满了鹅黄的小嫩花儿,她恰就躺在那一片嫩黄的小花儿并绿草织就的天然草毯上。玉逸尘恰在悬在她头上方笑着,伸手过来就要去摸她的衣襟。

  贞书一把捏住衣襟,想要翻身起来却是身烂如泥怎么也翻不起身来。玉逸尘的手当是在撩她宝蓝色的百褶裙,便是他纤长五指才游走至小腿上,她整个小腹都打起哆嗦来,忍不住似是哼了一声,整个人便欲要往他身上迎去。

  这一回当是他身上的物件儿,但她又难得未曾觉得不适,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快意叫她亦能寻到那邪癖的快慰处。既能寻到,她自己便也和着玉逸尘的节奏动了起来,渐渐动着犹觉得总不能尽兴满足,抓心挠肝正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时,却听得身上那人忽而叫道:“姐姐!”

  是莫日根?

  贞书猛得惊醒,那声姐姐还言犹在耳。她心突突跳着,侧身见玉逸尘睡的正香,心中暗暗叫道:莫非果真如童奇生所说,我是个好淫不贞的放荡货,才不过见过一面的男子,竟也能与他做出这样的梦来?

  她侧身去看熟睡中的玉逸尘,他鼻梁悬润眉高眼挑,如今那朱唇的颜色略略变淡,是带着阳刚之气的俊美,虽不及当年清秀,但毕竟那种书卷气与夫子式的儒雅还在,仍是叫她多看一眼都要动心的好相貌。

  “真是见了鬼了”贞书长长叹息道。

  次日一早最先开始的是赛马,草场上人山人海圈围着,里头才不过是初赛角逐。贞书抓住小鱼喂了些馓子并酸奶奶酪,他便如放飞的鸟儿一般钻出帐篷又不见了踪影。玉逸尘所带的西夏人自然也要赛马摔跤,他早早起来便去看赛马了。

  因无侍女相随,贞书自己一人正收拾着帐篷,忽得帘子掀起,一个十五六岁两颊红红的小姑娘叫着舅舅冲了进来。她汉话说的标准之及,进门就笑嘻嘻问道:“哎,你这婢子,可曾见过我舅舅?”

  叫她叫成婢子,贞书心中先就不喜。为礼节故,她回道:“小姑娘,我并不是什么婢子,我是黑水城主的夫人,不知你找的舅舅是谁?”

  “南人?”敖登格日勒挑了挑眉:“原来你就是赏契舅舅所娶的那个南人夫人?”

  她进帐小牛皮鞭子踏在羊毯上,小小的个子却还要装出个大狗的架式来,绕着贞书走了一圈,冷笑道:“我娘亦是汉人,但比起你来要漂亮多了,至少不似你一般是个菜人脸色,哼!”

  北人嫌弃南人皮肤白皙,常以菜人相称,这是极端的贬意词。贞书怒的一把抓住这小姑娘:“孩子,我不知道你父母是谁,但你这话实在太缺教养!”

  叫黑水城主赏契是舅舅,那当也是北汗膝下的公主,生的委实漂亮,可嘴巴也太毒了些。

  敖登格日勒叫贞书纂手怒目相视,天性骄纵的性子自然不肯服输,抽出皮鞭来就要往贞书身上招呼:“这鞭子就是我的教养,你要不要试试?”

  她鞭子才扬起来,却没有落到贞书身上。贞书抬头见是穿着白色绣牡丹花圆领袍子的玉逸尘抓着鞭子,松了敖登格日勒的手对他说道:“这小孩子说是来寻舅舅的,端地一点家教也没有”

  “舅舅!”敖登格日勒甩掉鞭子红扑扑的小脸满是笑意就往玉逸尘身上扑去:“我是敖登格日勒呀,昨夜给你敬过酒的。等我哥哥商议完事情我就找不到你啦!”

  玉逸尘以手指顶着这小姑娘不让她靠自己太近,指着贞书说道:“这是我夫人,既你认我是舅舅,便要叫她一声舅母。小孩子拿鞭子抽舅母可是不对的,快给她道歉。”

  敖登格日勒侧眼扫了贞书一眼,轻声说:“对不起!”

  贞书扭头不应。玉逸尘仍是温声,却依旧纤长两指顶着那孩子不叫她靠近自己:“我家夫人没听见,或者是你声音太小了?”

  敖登格日勒听外面忽而欢呼声阵阵,也知想必是赛马跑完了圈数,转身掀帘子就往外跑去。玉逸尘往内自解着那白色绣牡丹的圆领袍子,接过贞书递过来的紧衣穿上紧着袖挽。见贞书满脸疑惑的看着自己,玉逸尘过来问道:“你可也要去看射箭?”

  北汗崇尚勇士与英雄,玉逸尘此来既想要说动诸部落首领出兵替自己讨回贺兰山,手中一无重金二无利益,贞书见他几乎参加了所有比赛,虽知他在黑水时常习不辍,却也叫北蒙那些肌肉鼓张的勇士们早吓破了胆,以为玉逸尘果真也要败下阵来。上前阻止道:“咱们就在此转一圈儿回黑水城吧,我如今也能在黑水住得习惯,更不想你去参加比赛,终归这里的人皆是蛮子,不懂礼教的。”

  玉逸尘紧好了手挽才去取挂在壁毯上的弓,取过箭筒背在背上,以指拨弓:“虽不懂礼教,但他们是这世界上叫各民族都闻风丧胆的强者。我要赢得他们的尊重,就必须去搏上一回,而且还不能输。”

  射箭场上有三种,二十五步、五十步与一百步。玉逸尘所参加的是一百步远距离的比赛。今日不过初赛,他本生性好静之人,虽边上人山人海的呼喊着,却也只是默声勒马,待到前面射手过线便策马上前,三只箭连连而发,箭箭皆中靶心。

  待到三箭射完跳下马,他亦不过牵着贞书的手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