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 > 玄幻魔法 > 宰辅养妻日常 > 第61章

第61章

小说:宰辅养妻日常作者:我是浣若字数:590560更新时间 : 2020-01-14 19:22
  初秋高爽的晨风中,背山依水的村道上,十八岁的清俊少年郎伏青山与他昨夜才成偶的二八小娘子晚晴并肩而行。

  相送十里再十里,已、

  的够远了。小娘子晚晴仍不愿将行囊交付予伏青山。她昨夜哭红了眼睛,此时虽强撑着笑,却忍不住还是鼻子不停的酸着:“青山哥,你一定会回来的吧?”

  伏青山回顾四野,点头道:“必会。”

  寒窗十几年的苦读,不就是为了荣归故里,衣锦还乡?

  晚晴又问:“青山哥,你不会忘了我吧?”

  伏青山略有些不耐烦,但为着昨夜两人间的那点亲密,仍是耐了性子安慰道:“必不会。”

  晚晴仰了脸望着自己身姿挺拔意气风发的丈夫,眼中满是钦敬:“我就知道你不会。”

  伏青山伸了手低声道:“把行囊给我,快些回家去替父母做工。”

  晚晴这才松了手,帮着伏青山背好行囊,仍一路看着他远走,走到拐过山弯望不见时,才捂着嘴一路往大明山上爬去,到得山顶便能看见远远山对面的路上,伏青山孤身一人背着行囊渐步往前的身影。

  此去于伏青山是锦绣云程的第一步,远在两千里外的京城,有他要谋的繁华与功名,还有他想要为国为名而做一番事业的志愿。当然,最重要的是,十二年寒窗苦读,能与他吟诗唱合,对月风流的颜如玉亦当在京城,住在锦玉雕珑的黄金屋中,着纱披帛,眉目如画,还有满腹诗怀画意,等着他这个野心勃勃,风度翩翩的少年才俊去征服。

  新妇的目光在身后犹还灼热,伏青山步步而行却始终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昨夜他为何会把持不住自己。他本来是坚定决心不碰她的,远远裹着被子睡在上炕不肯叫她上前。可最后却稀里糊涂成了事,而且,那过程还尴尬无比。尴尬到叫他哀求着想要再来一回,他自己自己可以做的更好,并弥补第一回的失败。

  但她就是不肯。

  晚晴哭着闹着也不肯。

  拐过山弯时伏青山止步停脚,想要回头看晚晴一夜。怔得许久也闭眼许久,那头却终是没有回。昨夜自尊心受过的伤害压着叫他不能回头,这个自小跟他一起长大的童养媳,当他再睁开眼,就与昨夜的屈辱一起抛之脑后,再也没有关系了。

  行人不能见泪,她撑得五内摧伤,望着茫茫天地间他远去的背景,撑到他离开后才流下那两串长泪。

  九个月后,晚晴生了个瘦条条的小子。上京赶考的伏青山同时寄来书信:春闱不中,还得在京再熬三年,等下一次春闱。

  三年的风物变迁,叶枯荣衰,于整个伏村来说,都没有晚晴更难熬,但她总归是带着个孩子熬过了三年。

  伏村分上伏村与下伏村,上伏村历史悠久,村大户多人丁旺盛。而下伏村不过七八户人家而已。概因下伏村的高祖伏海,在世时亦是上伏村人氏,他自幼通些奇经八脉专会看些风水,自己将整个伏村四周围踩了又踩看了又看,脱家单立时便举家迁到了如今下伏村的地方。

  如今自他脱家单立,已过五十载。伏海坟头孝棍成了高柳,蓬蒿已历十七载矣。

  他膝下最幼的儿子伏罡,自父去后二载离家,如今亦有十五年。除了十年前因母忌而来过一回外,他此番也是头一回踏足生养自己的故乡。

  在边关杀伐十年之久,光是伏罡二字就能叫河西走廊一带的蛮族们闻风丧胆。他曾噬血长刀,也曾星月五百里单骑只为取单于首级。但当名门贵妻自请休书转投闻动京师的才子魏仕杰怀抱,独霸朝堂的魏源与凉州平王几欲决裂,内战即起时,他心灰意冷解甲归田,也仍只能归到此乡中。

  身后两驾大车得得而来,伏罡站在站在院门前,看眼前平平展展萌着新绿的土地,负手轻叹了一声,遥遥便见远处灵河对面有青烟升腾,闻得丧乐喧天。忽而自隔壁的门上袖手跑出来一个倒趿着鞋穿着烂棉衣的中年男子,皱眉瞧了伏罡一眼,复又瞧了一眼,走上前来试探着问道:“阿正叔?”

  伏罡低头瞧了瞧这驼肩躬背的矮小男人,脑子里搜索不出他是谁,遂问道:“你是?”

  中年男伸手揖了道:“我是伏铜呀!”

  伏罡这才恍然大悟,点头道:“你也这把年级了。”

  伏铜仰头瞧着比自己还小两岁的小叔叔,见他如今身长约有七尺,身姿伟案高挺,面貌俊朗大方,虽只着件青布交衽束腰短装,裹腿到膝肩挺背直,端得是个成年的美男子,而自己形样萎琐不堪矮小枯瘦,忆起当年幼时自己还骑在他身上与他打过架,略不好意思的更低了头问道:“小叔可是来参加丧礼的?”

  伏罡皱眉问道:“谁丧了?”

  伏铜道:“大伯母。”

  伏罡脑子里搜索出个裹着细足细声慢言整天笑呵呵的中年妇女来,复又皱眉道:“她竟故去了?”

  伏铜扬了扬手中的裱纸道:“恰在河对岸祖坟中下葬,您要不要与我同去。”

  伏罡点点头,跟着伏铜一起往河对岸而去。伏铜对这心黑手辣年比自己还小的小叔心中深怀着怯意,忆起他如疯子般一石头一石头砸在黑山的头上,黑山脑浆迸裂的样子,心中仍是怀着根植的悚意怕他要伤自己,不停的回头往后着。

  这两人寻了田间小径过到灵河边,过了小桥再走得一里路,依山弯一片坟头,便是高祖伏海立祖的祖坟。

  棺木此时已经安置入坑,四周皆是提铲待吉时落土的村民们。坟前一片着白衣倒趿鞋的,便是这新丧的伏水氏身后的孝子贤孙们。伏罡因未成孝服,也不去跪,与旁观的村民一般立远了看着。

  这伏水氏的丈夫伏泰印,与伏罡是长幼兄弟,活到现在也有六十上下的年级,两年前已经故去。他身后长子已丧,孝子中首领头的大约是二子伏高山,也有三十上下的年级,头发花白脸上泛着苦色。另那略年轻些的应该是伏春山,另有两个三四岁的小儿,也披着白衣麻孝跪在坟前伊伊呀呀哭着。

  伏高山的娘子娄氏伏罡是见过的,这十年间她老的也有些太快,又胖混身皮肉又稀松,与另一个身姿矮小的妇人搂在一起大哭,两人鼻涕眼泪糊了一眼,听到哀乐一起四周高铲送土时,这两个妇人忽而便纵了腰身似要扑进坑里棺材上去一般,双手抓刨着,细足蹬踏着,嚎声大作。

  身后自然会有村民们过来拽住,扯住,相劝,替她们抹眼泪。

  这本是丧礼上的常态,伏罡见惯,也懒看,目光继续往后打量着。

  跪在最后面的是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青春女子,她跪得笔直,双手捉着膝盖,眉间无愁色亦无苦色,反而有种伏罡瞧着有些熟悉却又说不上来的,叫他有些舒服心悸的神态。她眼中眸子漆黑,牢牢盯住了前面一点,凝神望着,仿佛这哭喊这丧事,这天地间所有的一切,除了那一点之外,都与自己无干一样。

  伏罡在脑子里搜寻自家的亲属亲系,不记得有个女子,伏海一系几乎没有生过女儿,就算伏水氏在自己离开之后生了女儿,也不该长到这个年级。

  她必不是寻常农家的女子。农家女儿们生在农村,皮肤底子里是黑的,面貌上多少要带些蠢气。她却不然,肤色自里向外透着粉嫩嫩的白,眉眼灵动五官鲜活,眼中有一股撩人的柔柔媚意,便是放眼整个秦州,也难寻这样一个生动俏丽的青春女子。

  此时坟头已经高起,坟前堆起了高高的金元宝银元宝与钱串子,要放火焚于这伏水氏身后所用。

  难道是伏水氏外系的亲属?

  伏罡正皱眉思索着,便见一团未化的纸钱串子叫风裹着高高飘起,竟远远向最后跪着的女子扑了过来。

  这女子仍是混然不觉盯着前方,没看见那串火球已经到了她面上。伏罡恰似下意识的,跨步向前,伸手在那女子面前挡下火球。只在一瞬间,女子忽而起身欲要往前扑。

  她的唇恰碰在伏罡的手背上,那是年轻女子的唇,鲜嫩,饱满,带着弹性。她张嘴呼了声什么,伏罡没有听清楚,只觉得她的舌头伸出自他手背上舔过,温软粘糯带着些津水,竟震的他半臂发麻。

  他收了手,就见那女子忽而扑向前,揽了前面一个穿孝衣的小男孩子过来搂在怀中,盘腿坐在地上替那孩子扑脸揉着眼睛。孩子大哭道:“娘,我的眼睛!眼睛!”

  上面正哭的娄氏止了声过来问道:“晚晴,铎儿可是迷了眼?”

  伏罡肩头一震,心道:原来她是这家的娘子,叫晚晴。

  而她双目有神盯着的,正是自己的儿子。只有母亲的眼神,才能如此温柔细致充满怜爱叫人怦然心动吧。

  晚晴撕开孝衣扯了里面的衣襟出来替铎儿擦拭着道:“方才我瞧着一股旋风儿旋着,恰就迷了我铎儿的眼睛。”

  前面伏高山粗声道:“不过是迷了眼睛而已,大惊小怪什么,快叫他过来当孝子。”

  晚晴双手捉了儿子起身,仍在原地跪好,仍是那幅神态远远瞧着三岁的幼子也如个大人一般持着孝棍跪到了坟前。

  晚晴忽而忆起方才似乎有人挡在自己前面,回头搜寻,见一个身姿高挺穿着黑色短衫的男子站在人群中,他目光恰正盯着她,似审视着她。晚晴皱眉,瞧着他不是本村人,又忆不起自家有这样一个外地的亲戚。但既人家替她挡了火,她便也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只是那人不笑也不语,恰在她瞧他的那一刻转了视线,随即便转身出了人群而去。

  自丈夫伏青山自四年前上京赶考,到如今还未归来,前面高山和春山早已分家,如今伏水氏身亡,四房唯就剩个晚晴并铎儿。

  田地里的活或者高山和春山两兄弟可以相帮,家里家外却全得由她一人操持起来,此外还要带个孩子,一个女人也未免太难了些。

  丧事完毕回到家中,院子里搭起篷布办着酒席,照例是四碟凉菜并一碗浇头的席面。晚晴抱了铎儿坐在西屋炕上,赞铎儿道:“方才我的儿似个大人一般。”

  铎儿嘻嘻笑着,捉了他娘的耳朵揉着扯着,又在她衣襟前拱来拱去。春山媳妇车氏方才哭的狠了,她身子瘦小没有高山媳妇娄氏的嗓门与力气,终是败下阵来,此时自揉了腰道:“晚晴,你该到厨房门上去盯着,莫要叫上伏村胜子娘熊娘子她们把你的一点清油和荤油全给你造光。”

  晚晴笑道:“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二嫂不是正在那里盯着?”

  车氏起身在窗子上扫了一眼,她眼尖,见娄氏身后背着个瓶子,指了道:“你瞧她偷藏着个油瓶,只怕恰是在图你的清油。”

  晚晴道:“厨房那些东西,全是婆婆与公公这些年辛苦积攒的,造完也就完了,只要大家吃好喝好。”

  车氏凑上前悄声道:“你说实话,老太太给你留体已了没有?”

  晚晴推了车氏一把道:“三嫂你也太狭促,就这几间破屋子,留了金银夜里都会晃眼,我还压不住了。真的什么都没有。”

  车氏道:“我不信,咱们高祖当年是寻龙点穴的高手行家,听说有些压箱底的东西,存到公公那里,公公婆婆最疼你们,可不就留给你们?”

  晚晴佯装生气推了她:“拿上你家的锄头来,把我这院子从里到外锄一遍,锄见什么你都拿走,行了吧?”

  车氏摆手:“咱们这是分出来的新院子,锄不出什么来,若要锄,还得是锄隔壁那一户去,里面必有好东西。”

  晚晴道:“那你就锄去,听说那里原本有个阿正叔,只怕永远也不会来了,谁会管你?”

  车氏惊道:“你竟不知道?他已经回来了,方才还去了祖坟。”

  晚晴一点不信,见铎儿睡着了,款款将孩子放在炕上盖了被子道:“你就哄鬼去吧。那院子我骑墙越户也有十年了,从没见一个鬼从里面飘出来过。”

  两人相视而笑,娄氏端了几碗盖了浇头的面进来,妯娌三个一起吃了起来。

  2、长子无媳而亡,娄氏实则就是长媳。伏青山入京赶考几年,有信也只寄到兄长高山处,是以自家丈夫在外的情况,高山夫妇比晚晴自己还要清楚一些。晚晴见娄氏偷完油看着心情不错,悄声问道:“二哥有没有说过,娘都去了青山为何仍不回来?”

  娄氏道:“听闻是今年的大考由春闱改了秋闱,他要备考,你二哥便写信叫他不要回来。”

  晚晴听了又要多等半年,心中失望更增了一分,叹道:“如此来说,我还得多苦半年。”

  车氏人小心尖又是自集上嫁过来的,摇头道:“不止吧,若真中了,不得等着放差事?放了差还要赴任,谁知道会放在那里?青山若还是原来的青山,带了你去赴任还好,若不带你叫你在这里守着,你不一样要守?”

  晚晴搅了那碗面摇头道:“他必会带我和铎儿的,这你们放心。”

  外面厅房里,正屋中八仙桌上供着祖宗牌位,西进屋子里伏高山盘腿坐在炕上,问伏铜道:“阿正叔真回来了?”

  伏铜趿了鞋躬腰站在下面点头道:“是,我瞧他来时身后跟着两辆大车,卸完东西就走了,看着是要长住的样子。”

  高山皱眉不语,春山在另一侧盘腿坐着,言道:“他不会是要回来定居吧?你瞧他样子可像是在外干大事的?十年不见,当年听闻他也读过书。”

  伏铜道:“瞧不出来。”

  高山道:“我原指望母亲死了之后,咱们就把隔壁的院子拆了,木料拿来盖新房,把那片地方平出来耕种,他好端端跑来干什么?”

  春山道:“若他在外混的不好,回来又能呆多久?”

  高山摇头:“他的地如今我种着,若他回来要地,我家以后就要少许多地。”

  兄弟两个相视而叹,皆是摇头,终是伏铜又道:“我瞧他的样子不像是个能种地的,兴许只是一时兴起,过不了多久就走了。”

  高山点头道:“但愿如此吧,毕竟他那个人可不好惹。”

  春山亦是点头长叹,低声道:“他本是个孽障,杀侄子的事都干得出来,又勇猛能打,咱们要与他强争是争不过他的,唯有等他自己走了。”

  晚间宴席已毕,蓬布撤走,丧事就算完结了。晚晴见娄氏带着村里的媳妇撤走了,自己趿了鞋下炕到了厨房,内里四处狼籍,清油缸与荤油缸内一丝油星也无,肉盆里一丝肉沫也无,惟锅台灶台上脏水脏菜叶子成堆。她瞅了半晌,出外到后院麦场上井里摇了轱辘摇上几桶水来,趁着孩子未醒,掏了抹布开始擦洗灶台,清扫厨房并院子里的残渣。

  她这院子是伏泰印的老宅,外院两面排栅关牲口置杂物,内院一间厅房,东西两间屋子。西面一个角门,进去之后是打麦子的麦场,场上一颗大槐树遮了半片麦场。

  待她将里面院子清扫已毕,夜幕黑尽,她才下了里外门闩开了东屋门锁,将中午时自己存下的一海碗带浇头的面在锅里热了,端了炕桌到西屋,叫了铎儿起来道:“今日饭里有肉,快些起来吃。”

  这孩子也不过三岁,跟着大人累了几天,听见饭里有肉,忽的爬了起来道:“娘,我要吃多多的肉。”

  晚晴笑道:“咱们又不喂猪,那里来多多的肉,快吃,娘把肉都捞给你。”

  铎儿稚手捉了筷子努力往嘴里扒着面,吸了吸鼻子道:“娘,有肉的饭真香。”

  晚晴咧了嘴笑瞅着儿子道:“你奶奶去了,咱们就可以喂猪了。今年娘保证给你喂头又肥又大的大猪,等过年的时候天天都给你有肉吃。”

  铎儿仍是吸着鼻子道:“娘,真香!”

  晚晴亦闻到一股肉香味儿,怕不是这两碗饭里对的,她扭头掀了窗子,见东边那长年不住人的院子里厨房烟囱上真有烟冒着,皱眉道:“难道隔壁真有人住了?”

  初春的天气已经不用放炕,晚晴混身骨累肉酥,摸黑提心吊胆进了厅房,在八仙桌上香盘里续盘香,摆了龙门阵估摸着一夜不会灭了,才背身往出来走。这屋子里供的祖宗,公公伏泰印也是她照料着死的,倒也不怕,唯有那个伏海,是她公公的父亲,牌位立的又大又古,瞧着就让人骨寒。她提心吊胆出了门,听得隔壁果真叮叮当当的,心道:还好隔壁住了人,不然这村头头一家,又守着几个牌位,我夜里都要吓死。

  次日一早起来,她将丧事上用过的白布皆收拢到一起,并自己和铎儿的几件衣服拿个木盆装了,到下河弯去洗。她洗衣服,铎儿捉蜢蚱蛐蛐儿,正埋头苦干着,就听身后女子笑道:“状元夫人竟也亲自洗衣?”

  大明山三峰相连,远看像个笔架,是以人也戏称之为状元山。又伏海当年断定后人必能出个状元,而伏海一系惟今只有伏青山上京赶考,是以村子里人皆称晚晴为状元夫人。晚晴也不在意,撩了一把水给身后端了两件衣服的马氏道:“你离着上泉湾近,跑到我们下泉湾来洗什么衣服?”

  马氏扭了身姿扔了盆道:“我乐意,你管得?”

  晚晴给她让了地方,两人皆蹲在一块洗的净净的大石上赤脚搓着衣服。

  马氏拿肘子捣了晚晴问道:“你家隔壁的那人,是你家的阿正叔不?”

  晚晴皱眉摇头道:“我昨日忙了一天,不知道,似乎隔壁真有人,是谁?”

  马氏道:“我听我那老婆婆说,是你家高祖的小儿子,大名叫伏泰正的,昨日回来了。”

  晚晴忽而忆起昨日替她挡了火的男子,心猛得一跳,摇头道:“昨日丧事上我见个陌生人,但那是个年轻男子,只怕他出生的时候我们那高祖都作古了,怎会是他儿子?”

  马氏身段细俏风流,肤色白嫩细腻,二十四五的年级没有生过孩子,还嫩的如少女一般,本是个进门的寡妇,因族里压制不敢再嫁,却还有些春心,歪了晚晴一肘子道:“我那老婆婆说,你家高祖年轻时候是个风流的,四十岁上还娶了个南方女子,怕那阿正叔就是南方女子生的。”

  晚晴道:“几十年前的事情,那时候都没有个你,你怎么这么清楚?若真有这回事,怎的我婆婆从来没有说过?”

  言罢话锋一转又故意撩了一水笑道:“只怕不是你老婆婆说的,快说,谁整天给你扯这些。”

  马氏却是实实在在撩了晚晴一身水道:“你再害我,你再害我!”

  晚晴笑着躲了道:“好好好,是你婆婆,这总行了吧。”

  两人洗完了衣服,晚晴又唤来了铎儿,几个人抱着盆端着衣服沿小路而上,晚晴见马氏总歪了身子躲在自己身后不知望些什么,故意取笑道:“难道前面有鬼?”

  马氏远远指了伏海的老宅道:“你瞧,那院门开着。”

  晚晴果见院门开着,由心而发道:“有人住还好,不然村头第一家,叫我和孩子守着几个牌位,真真渗人。”

  马氏弯了腰凑在晚晴耳边悄声道:“若你哄他来给你暖炕,只怕不但往后不必怕,还有好了。”

  晚晴听了这话又羞又臊,伸手够着拍了跑远的马氏道:“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马氏不过几件自己的轻衣,端着盆早跑远了。铎儿捉了几只蜢蚱捏在手心,皱眉问晚晴道:“娘,你要和谁睡?”

  晚晴弯腰道:“莫要听马婶娘的话,她胡说的,娘只和你睡。”

  远远的院门口,伏罡,也就是高山与马氏他们嘴里所说的伏泰正,放眼四顾着这座小村落,此时恰值春耕,四野雾腾,耕牛遍地,田间地头隐隐有女子的言谈欢笑与孩子们的跑打笑闹,恰是一幅和协村居的景象。

  他脑中犹有马嘶长鸣,战鼓擂动并士兵们的长呼短喊,闭眼许久才能将那画面自脑中清除出去。院内跑出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袖手过来问道:“将军,接下来咱们要干什么?”

  伏罡摆手道:“往后叫我大哥即可,咱们从哪里来,原来作些什么,不许跟村子里的人露形迹。”

  他看见那昨日穿孝服的女子,抱了一大木盆的东西自田间小径走了过来,她今日换了件农村家常女子们常穿的半长斜襟夹袄,下面裤子绑着腿,趿了双草鞋。初春的寒天,她赤足穿着草鞋,不知为何他竟觉得脚有些寒凉,转身对身后的花生道:“跟我来。”

  伏高山家孩子众多,一个比一个矮一截而,最大的也不过十二岁,最小的恰比铎儿大一点点,正是爱爬高跳低的时候。他五更起来耕了一早的地,此时正端了碗面汤皱眉嚼着干饼,在窗子上见小叔伏正泰进了院门,忙跳下炕趿了鞋子迎了出来道:“阿正叔!您真回来了?昨日怎的不到席间来坐?”

  伏正泰比伏高山这个侄子还小两岁,恰也比他年轻健壮了不知多少倍,但无论岁数,只尊长幼,他见这厅房里半大的毛头孩子闹闹哄哄竟无一处可落脚,站又不是,仍出了外在屋檐下台阶上站了道:“我此番回来要长住。”

  伏高山脑中嗡的一声,他膝下四个女儿一个儿子皆是口,皆要吃粮食,最缺的就是田地,若伏正泰要问他要回地去种,他生生就要少去半数的田地,到时这些孩子们如何能吃得饱,想到这里脑中嗡的一声,结结巴巴道:“这,这是个怎么说法,你在外竟混的不好么?”

  伏正泰见当年总欺凌自己的侄子如今瞧着家庭沉负压的喘不过气来的样子,忽而意识到他的担忧所在,又道:“我并不要田地,我只打猎即可为生,但是我家门屋后那片菜地你须得要还给我,今年就莫要再种了。”

  3、伏泰正言罢仍是负手,转身出门去了。倒是花生拱手说了声:“再会。”

  只是片菜地就好!高山喃喃自语道。

  他忽而忆起自己妻子娄氏今日只怕正在那片菜地里忙碌,晚一点只怕洒了种子进去,自己要白失些种子在地里,忙又趿了鞋跑了出来,自院后抄小径到了伏正泰家院后小坡上的菜地里,高声喊娄氏道:“快别种了,别种了。”

  这小片菜地依山向阳,恰山间有一股子长流水浸润,是以菜长的比灵泉水边菜地里的都要好。本是一大片,后来分成两小片,一片归四房晚晴,一片正是伏正泰的,往年高山与娄氏两口子种着。

  娄氏这会子倒还没有撒种子,她提了把锄头正在锄地,边锄边将两块地中间的田梗往自家这边挖着,也是要多占晚晴点田地的意思。

  高山见娄氏又在干这肥已的勾当,悄声道:“再别弄了,阿正叔如今要收回这片土地。”

  娄氏扔了锄把尖叫道:“那还了得,我的五个孩子往后吃什么?”

  此地恰在伏泰正家后院后面,娄氏音高嗓尖,高山怕叫伏泰正听见惹恼了他,扇了她一耳光道:“不过一片菜地,你再嚎,嚎一嚎他连别的田地都收走,你都没得吃,何况孩子。”

  娄氏一屁股坐到了菜地里,拍手道:“这地里长出的萝卜都比别处甜些,没了这块地,我那里种菜去?”

  高山见自家媳妇又要老一套的洒泼,一把扯了道:“快走,丢人回家丢。”

  他年级比伏泰正大些,幼时两人一起玩总要打架,知道伏泰正是个心黑手狠不留余地的主,自幼叫他打怕了如今还有些悚意,用劲一把将个娄氏拉走了。

  伏泰正恰在自家后院望着自己的侄子侄媳,农村人的老把戏,他幼时也见熟于心,转身进了院子,过西墙根时见昨日那小媳妇此时恰在后院绳子上挂晾着昨日用过的孝衣并几件衣服,屁股后面一个留茶壶盖的瘦瘦稚子埋头玩乐,自心里默排了半天,忽而意识到这只怕正是自己走的时候还是个小孩子的伏青山的娘子。

  伏泰正的院子与晚晴的院子并排,然则伏泰正的前院十分宽大,而晚晴的前院只有两排小栅,所以往内而推,晚晴的后院恰就与伏泰正主院隔了一道墙。晚晴后院地势高些,而伏泰正个子很高,所以侧头就能瞧见她。

  伏青山比他要小六岁,如今也孩子满地跑了,他竟还是孑然一身,孤单潦落,到了二十八岁的年级解甲归田,又要重新开始生活。

  忙了几天将家里归整了,烧过头七纸,晚晴才忆起自己的小菜园来。

  她换了双常下地的布鞋取了小锄,带了铎儿一起自后院往上走几步,到了向阳的坡地上,地里一片片瓦盖揭了开来,嫩嫩的新苗已经破土发成了几瓣叶子。铎儿凑了下来道:“娘,秧子真好看,我要拿它们当娘子。”

  晚晴笑道:“小傻瓜,这是菜,长大了要供你吃,怎能当娘子?”

  小孩子家家,见什么可爱,就想着拉来当娘子。

  铎儿凑低了脑袋嘿嘿笑着。地是早就锄松蓐软清过杂草的,她挖了一个个小坑,下面皆是湿润的泥土,才小心翼翼分辩着将黄瓜茄子白菜小葱苗子一样样分排栽种开来。

  忽而不注意,晚晴便见铎儿悄悄揪了一只小黄瓜苗子往怀里塞着,她啪的一手拍了道:“可惜了的,怎能糟蹋苗子?”

  铎儿道:“我要它给我当媳妇。”

  晚晴忍不住笑道:“等过几日,娘上泉市上给你看头小猪来,再看些小鸡,你瞧着那个爱,就给你当娘子。”

  铎儿又问道:“当了娘子可以跟我一起睡吗?”

  晚晴摇头道:“不行,脏。”

  铎儿道:“我不,我就是要娘子陪我睡。”

  晚晴不知道这孩子那里学来的睡来睡去的东西,指了他鼻子道:“如今只有娘才能陪你睡,等你长大了才能找个娘子陪你睡,你可知道?”

  铎儿又捡了那黄瓜苗子起来道:“我就要它陪我睡。”

  晚晴见他一幅认真的样子,凑过去在他额头上亲了几口呵呵笑道:“就只能这一个,再不许害苗子,好不好?”

  铎儿忽而伸手指了道:“娘,那里有人。”

  晚晴回身,见隔壁娄氏的菜地里站着两个瞧着似是束手无策的陌生人,那年长些个子高的恰是当日丧礼上替自己阻过火的男子。她忽而忆起马氏曾说过,这人只怕是高祖伏海的幼子,若真如此,那他当是自己和青山的叔叔辈,她理该要叫阿正叔。只是高山等人又没说过,自己又不知该如何问安,便略点了点头。

  伏泰正仍在地里站着,问晚晴道:“你是青山家的娘子?”

  晚晴这才回味过来只怕他还真是自己和青山的叔叔辈,忙压了铎儿的脑袋道:“快叫小爷爷。”

  铎儿常在外玩,倒是见这两人院里院外的经常走,低叫了声:“小爷爷。”

  伏泰正点了点头,回头伸手虚指了对花生道:“我当年走的时候,他爹才这样高,转眼他的孩子都会跑了。”

  晚晴脑子里有些明白过来,想必这小阿正叔是要回乡生活,今日怕也是要种这菜地,又见那年轻些的男子也拿个锄头,照她的样子在地里四处乱挖着,一会儿丢粒种子进去,也学她要垄地,怕是忘了种子种到那里,四处乱撩着土。

  花生实在弄不来了,拱手笑问道:“小娘子,你的菜苗怎么都长了这样大?我们这种下去何时才能长大?”

  铎儿忽而指了花生道:“娘,他叫花生。”

  孩子总归幼小有些好奇,这几日常跑到隔壁偷听,听见这个小爷爷总喊这人叫花生。

  晚晴虚拍了一把道:“胡说,怎会有人叫花生。”

  花生嘿嘿笑道:“小的就叫花生。”

  晚晴也叫他逗的扑啮一笑,忍了道:“花生大哥,菜苗先要秧成秧子再种,容易出苗又容易长大。我这里秧子是多的,不如送你们一些种上,省得你们再秧一回。”

  花生已经跳过田梗,犹还客气道:“那多不好意思。”

  晚晴自十岁到伏村,因年级太大裹不得脚,自幼跟着公公伏泰印一起上田地,农活做的特别细,恰如今村中人口众多而田地稀少,人人视田地皆是如命一般,最恨的也就是人们不爱惜土地。她见这两个人看着不像是会种地的,忍不住指了地道:“这地虽锄过,还未蓐松,不如我替你们拍平两把,你们自我这里取了秧子自己种,可好?”

  花生道:“小娘子只须做个样子,小的自会学着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