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 > 玄幻魔法 > 宰辅养妻日常 > 第71章

第71章

小说:宰辅养妻日常作者:我是浣若字数:590560更新时间 : 2020-01-14 19:22
  小轩窗,正梳妆。韩覃如今是小妇人,不必戴狄髻簪掩鬓贴面饰妆花,只梳着挑心髻。唐牧在后亲自替她插白玉挑心,插好了隔镜相望许久,才道:“我也该叫陈启宇到翰林院备个案,给你请封个诰命回来,好叫你能戴些品妇们才戴的东西。”

  韩覃一笑:“我不要那些黄澄澄的东西,没得将我戴成个老气沉沉。”

  既唐牧是正二品的重臣,她又是他明媒正娶的忠臣之后,不用请封都是个二品夫人,什么重饰戴不得。终归还是唐牧怕她年幼而又辈尊,出门不能叫人尊重,想替她弄顶大帽子回来唬人罢了。

  到永国公府大门上,韩覃才惊觉自己竟是两手空空,遂摊着双手问唐牧:“既国公府老夫人大寿,我们怎好如此空手前去?”

  唐牧笑言:“既是大寿,自然要送重礼。礼早已送到,既有内院妇人相迎,你随她们去内院,我到外院去见永国公,若得要走的时候,我自会差人去内院寻你。”

  今日老夫人大寿,永国公府自然是要宴戏并重。入府自然先喝茶,锣鼓一催再催二回,女眷们才零星入座。傅傅少夫人陈姣带着那庶女傅文慧亦在,韩覃落坐时才见在怡园都未碰过面的韩清居然也在座。她身边一位衣着华贵面容秀丽的中年妇人,旁边国公府的仆妇称她为高夫人,想必当是韩清舅舅高瞻家的夫人才是。

  高瞻不过是辞了内阁辅臣一职,太傅并太保的虚职还在,比之韩复一府的覆没,几乎算是全身而退了。这雅座设在二楼,中间屏风相隔,对面隐隐可见男宾们。韩清起身走到韩覃身边,低声叫了声二姐姐。三遍锣鼓催起,永国公府李老夫人终于在众人簇拥下上楼坐到了主座上。

  帷幕拉开,照例先是一套折子戏。既为老祖宗寿辰,这应景的折子戏便是郭子仪祝寿。台上锣鼓喧闹中老旦伊伊呀呀唱了起来,韩清凑过来在韩覃耳边问道:“二姐姐为何竟搬回唐府去了?”

  韩覃记得唐牧说韩清叫他送到秦州去了,那知今日头一回出门交际,竟就遇着了她。正所谓狭路相适,她深看了韩清一眼,笑道:“府中连连有大事,我是长辈,单独住着不好的。”

  韩清冷笑:“唐牧如今位极人臣,唐府中又皆是他的小辈,那样的人又有什么可应付的?尤其唐逸那厮,听闻我家破落,随即弃我姐姐而转娶傅文益,与白眼狼何异。”

  她抓了把桌上的糖瓜子儿两指拈着轻磕,磕得几只见韩覃不言转心盯着戏台,又凑近韩覃说:“我娘在诏狱呆了几天,如今也给放回来了。前段儿她待你们姐弟有些不地道,今早特地叫我来替你告声歉,你就别将她那些蠢事放在心上呗。”

  韩覃点头:“好!”

  韩清在怡园住过的那段日子,究竟做了什么,又与唐牧是个什么关系,韩覃到如今还未从唐牧嘴里套出话儿来。她虽与唐牧成了亲,那怕夜里无所不至,但毕竟唐牧整个人的生活,于她来说,能看到的也只有冰山一解。

  至于韩清这个妹妹,她并没有太多感情。因着唐牧,她心中也还有些芥蒂,所以此时并不与她多谈。韩清遥遥指着对面男宾们所坐的地方一个穿紫红色卍字纹绸衣容光精瘦的男子说:“你瞧那人如何?”

  那人坐在主位上,身边是宋国公陈疏与首辅傅煜相陪,不用猜韩覃也知那人必是永国公李显。锣鼓疾起,趁着折子戏闭幕的空档,韩清凑近韩覃说:“我舅母欲要将我送给永国公作个贵妾,二姐姐,虽我已是家破府消零,却也不想给一个快入土的老人作妾。你帮帮我,好不好!”

  “怎么个帮法?”韩覃反问道。

  实际上她心里更好奇的是,韩清若要找帮手,为什么不去找唐牧。

  “你派人来接我吧。”韩清一把拽住韩覃的手,言辞亦是十分恳切,目光中满是祈怜:“好姐姐,如今你是我唯一的家人,唐牧又是内阁辅臣,若你遣人来接,我舅母再无话说必定会放人的。待我到了你府上,你再想办法送我到秦州去,只要能逃到我姐姐那里,就什么都好了。”

  韩覃犹豫了片刻,心思转了几转道:“我得回去问问我家二爷,毕竟你们府上牵扯着官司,若他说可行,我便着人来接你!”

  韩清脸笑的跟朵花儿似的,千恩万谢,将韩覃揉了又揉搓了又搓。好容易有永国公府下人来请,韩覃辞过诸人出来,便见唐牧与陈卿两个在永国公府大门外站着。今日这府中大开寿筵,人员来往嘈杂,他俩在府前一排万年青旁站着,见韩覃出来,才一起往前走去。

  韩覃在后跟着,远离了永国公府路上再无行人时,陈卿颇有恼怒的问唐牧:“清臣,马骥那是个什么东西,我大理寺压着他多少黑料,你方才为何不让我在永国公面前提起?”

  唐牧道:“东厂提督一职任免是由皇上定的,马骥显然是投了皇上的意才能任职提督。而永国公与马骥私交甚好,又是太后一系最大的靠山。东厂只要不倒,就总需要一个提督,马骥是最好的人选。”

  见陈卿仍然跟着,唐牧止步说道:“放心吧,李显或者与太后一条心,但绝对不会反。”

  “为何?”陈卿紧跟着问道。

  唐牧笑:“因为他是个孝子。孝敬父母的人,于大事上有节义,绝对不会做出背国逆家的大事。”

  陈卿又问:“清臣怎知李显是个孝子。”

  唐牧仍在笑:“李老夫人与方才他面前正得宠的那小清倌儿皆是扬州人,唐某一幅长轴并不值什么价儿,老夫人手中贵物亦多,他能在收到唐某亲手所绘扬州二十四景录即刻献给老夫人而不是转身赠予清倌儿,就可见他的孝心。”

  陈卿仍是不服:“这乃人伦常情。”

  “不!”唐牧否定:“唐某的画并不值什么价儿,若是个心中无母的,或者会给予母亲价贵之物,但不能体会母亲的思乡病。”

  在路口与陈卿别过,唐牧才问韩覃:“戏可好看?”

  韩覃摇头:“我不懂听戏,也没有耐心坐得住。不过,我今日在永国公府见韩清了。”

  唐牧哦了一声,点了点头,却再不言。

  韩覃又道:“她言高瞻与夫人欲要将她许给永国公李显做个贵妾,她如今寄人篱下有些身不由已,想要叫我派人将她接出来,再送到秦州韩雅那里去。”

  韩清还在怡园的时候,唐牧就曾往秦州送过一回,但谁知她竟半道儿上又跑了回来。并且还于锦衣卫探怡园的那一夜,趁乱往锦衣卫的刀上突,仍是想一直留在怡园。那虽是个小丫头,但心机深沉野心极大,与韩覃的性子天别。

  在永国公府她有意与韩覃套近乎,肯定也不仅仅是想要逃脱寄人篱下的命运那么简单。或者高瞻从辅臣的位置上退下来,贼心不死仍还要有所动作。唐牧默了片刻道:“你把她请到府中来,但是记得要盯好了她,时时提防着她。毕竟她与你或者韩雅,从天性上来说,是完全不同的。”

  八月间早晚天已有凉意。唐牧入阁后每五夜总要在宫中阁房值上一夜,除此外无论有事无事,他至晚必归唐府,也无论有事无非,至晚必要来上一回,早上若能闹醒她,仍还要来一回。韩覃如今觉得唐牧这人说自己多年未曾沾过女人只怕是真的,他就像是两辈子都没沾过女人一样。

  自打那日唐牧到上阳居弹过一回,次日文氏的病便好了。而唐夫人也不敢每每早起再束勒着一府大小五更就往上阳居去请安。傅文益自三朝回过门便常居于春草堂中,唐府于她来说,除了新婚丈夫唐逸总因公事忙碌在外而难以见面外,各人皆友善宽和,尤其婆婆文氏,自在她新婚次日病过一回,她与唐逸两口子在榻前侍疾一夜之后,如今就专心致力于保养自己,生怕自己身体有恙带累了小辈。

  八月十五这日,趁着中秋佳节之期,韩覃便差巩兆和派车,自己亲书拜帖一份,再备了两担礼往高府去请韩清过几日到唐府来聚。果然,有唐牧如今为内阁辅臣,高府倒是应允的很爽快,次日就让韩清略带薄礼来赴唐府。

  这夜该当唐牧值宿于宫中。内阁大学士虽不过一个五品官阶,开国初年基本都是翰林院的庶吉士们直接入阁,但渐渐历几代下来这些未在各部理过政的庶吉士们理政能力不足,反而一肚子的酸文腐墨。是以到如今这些庶吉士们皆先要到各部历练过,至少要挂着尚书一职才能入阁。

  在各部为任尚书,首辅次辅们皆还领着太保太傅少保少傅的职位,所办公的阁房却小的紧紧凑凑只够六个人办公,多出一个人来都腾转不开身体。

  所以这内阁辅臣只需六人,不能多也不能少,概因阁房太小,少一个折子如山批阅不过来,多一个又房子太小挤不下。

  既是轮到他值夜,用过晚饭后唐牧便自己替自己冲了杯茶,坐在案后看公文。

  皇帝李昊自亲政以来,还是头一回进阁房,当然,在来阁房之前,他也不知道这阁房竟能小成这个样子。他身后还跟着个身量略矮腰身玲珑的小太监。当然,那肤嫩如腻脂眉儿弯弯脸儿圆圆的小太监,若要说她是个太监,这一宫上下的人也不过是睁眼说瞎话罢了。

  皇帝亲临阁房,连唐牧都有些呆住。庄嫔手中提着个食盒放到唐牧公案上,笑着说道:“昨日中秋佳节,想必宫中御赐过月饼给诸位大臣府眷们。因体恤唐大人案徒劳顿,这是皇上亲赐给唐大人的!”

  唐牧行大礼谢过,穿着太监府走起来腰肢歪扭的庄嫔便退了出去。李昊挑挑拣拣坐到如今首辅傅煜的公案前,坐得许久才抬头问唐牧:“先生,您也觉得东厂应该取缔掉?”

  唐牧道:“东厂为皇家私设,无论成立还是取缔,皆由皇上您一人说了算,微臣不敢多言。”

  李昊点头:“萧山确实可恶,但宦官中有个叫马骥的,是御马监掌印刘锦荐上来的,朕看他很好,就任到东厂去了。他不是陈九的人,想必也不会听陈九的,如今东厂就在朕的手中。”

  唐牧不言,就听李昊又问:“先生以为,是群臣可信,还是宦官可信?”

  事实上,这是自大历一开国,开国之君便在纠结而无法寻得答案的问题。皇帝多疑,恨不能一人理尽天下事,但他精力有限,所以必须要群臣们来相帮忙治理天下。群臣无论任是何人,是人即有七情六欲,既总有办不到的地方,或者还会有反逆皇帝之心。于是为了监管群臣,从开国之君伊始,将不能行人事的寺人们提将起来替帝监国,便成了古往今来继五代十国南汉之后独有的治朝特色。

  李昊既然能问出这句话来,就证明他已经开始在反思老祖宗所定下来的规矩是否果真是需要他深深信仰的铁律了。唐牧先拜行一礼,才问李昊:“皇上,微臣当年在东宫任学士时,曾推荐您看过一本书,不知皇上您可还记得。”

  “南汉传?”李昊点头道:“朕在潜邸时就已读完。”

  南汉以宦官治国,因宦官而亡国。唐牧道:“如今微臣要答皇上您方才提的那个问题。是宦官可信,还是群臣可信。在微臣看来,无论宦官还是群臣,皆有可信之人,亦皆有不可信之人。这是人之常情世之百态。但另一方面来说,群臣上有老下有小,有妻有子有家有业,无论行何事,小而为家,大而为国,概因他的子孙皆是这国家中的百姓,他为子孙故,亦不得不操劳起来。”

  话说到这里,便不能再往下说了。

  阉人们无根,亦无子孙,没有为子孙建设家国的动力,自然不会真心实意操劳起来。唐牧剩下的这后半段话,李昊过了片刻才悟出来,随即深深点头,起身抱拳拜道:“学生谢过先生!”

  唐牧恭送李昊出阁房,直送到文华殿外才止住,目送李昊消失在一道道宫门中。

  回到乾清宫,庄嫔一路扔掉帽子甩出一头清丝拍着胸膛扑入李昊怀中:“方才吓死嫔妾了!”

  她还是头一回扮作小太监与李昊一起出门,居然一路没人认出,颇有些得意。李昊点着庄嫔的鼻子道:“你做的很好,待过两日朕私服出宫时,再带你出去顽。”

  他见庄嫔听完这话并没有他在期待的那份欢喜,反而眼中一眼氤氲雾色似是要哭的样子,皱眉问道:“怎的,难道你竟不喜?”

  庄嫔笑着摇头,泪如雨落:“嫔妾太过欢喜,欢喜的竟要哭了。”

  夜间照例有参汤进补,庄嫔已到了该回自己寝宫的时候,如今近身伺候御前的是一个叫于慎的小太监,小小年级颇会揣摩圣意,端上那碗参汤来在桌案上隐隐飘荡着热气,低言轻唤道:“皇上,您该进补参汤了。”

  李昊接过参汤看了一眼却又放下,这于慎不自觉望了眼如今专宠于乾清宫的,这胖乎乎的小美人一眼,见她早等着自己的目光,亦早准备好十分温甜的笑容,略带尴尬的回了个有些难看的笑。

  庄嫔亦有一碗参茶,于慎替她放到了榻上的高腰短脚炕桌上。

  外面御用监监官高声叫道:“娘娘该起了!”

  这是要催庄嫔回自己寝宫的意思了。庄嫔自来乖巧,听到这声音就必定要告辞,今日却咬唇凑到李昊身边,轻声问道:“皇上,嫔妾能不能再略呆得片刻?”

  李昊是皇帝,亦不过一年轻男子,到如今宫中为他所备的妃子中,为一与他同赴过共巫山的,也只有面前这有些憨胖的小庄嫔。他捏着庄嫔小手道:“便今夜宿在此又何妨,不管他们,叫御用监的人在外等着。”

  庄嫔仍有些紧张,磕磕巴巴一路颤手端起那参汤到唇边饮了一气,咧嘴笑道:“嫔妾喝了皇上的参汤,皇上不怪呗?”

  那参茶虽是凉的,入喉却是一股火辣如灼之气,她虽早下了必死的决心,此时却仍是紧张不已。如火苗般将她的整个喉咙几乎要烫穿,烫入五脏六腑时她还有神识,还能张嘴,也不过往外吐着丝丝的灼烟。不过瞬时间的事情,李昊还未反应过来,待庄嫔软软坐倒在地声音越来越怪时,才惊问道:“你怎么啦?”

  庄嫔一路拉着李昊的手捂到自己肚子上,她此时还能发生还能说话,可张了张嘴,庄嫔却生生忍住将要出口的话。他的人生路还长,还会有数不清的女人从宫门外一路送进来,但孩子的意义却不同。

  他或者会因为孩子而永远记住她,但这件事也将给他最痛苦的打击。比起自私的让他记住她,她更愿意与唐牧一起呵护这才成年的男人,让他成长到能担负整个国家。

  “来人啦!”李昊大叫道:“快传御医来!”

  平日里最能顺滑溜马的于慎那知那碗参茶竟叫庄嫔给喝了。他毕竟还年幼,胆小心浅藏不住事情,此时竟不及叫人拔腿就跑。乾清宫殿外如林的太监林立着,不但太后在此,就连本该在平阳府的景王也在列。冯运机见于慎自殿内连滚带趴跑出来,随即说道:“娘娘,只怕事成了。”

  高太后随即带着一众宦官们簇拥着景王往殿内走去。这一众宦官中有陈九,亦有刘锦。二十四衙门中掌权的绝大多数的宦官们皆在此列,他们簇拥着景王入殿,便见皇帝李昊抱着庄嫔坐在清亮的深黑色大理石地板上。

  于慎才跑到殿外便叫几个陈九偷偷放入皇宫的东厂的番子们步步相逼着,他退不出去,只得又回到了殿内。高太后进殿一看李昊抱着那胖胖的庄嫔在地上嚎哭,先骂了一句脏话,随即亲自翘着三寸尖尖的指套去拨了拨桌上那碗参汤,还剩得一半在碗中。

  她指着刘锦和陈九:“你们俩,上前去把他给我摁住!”

  又指着于慎:“把这半碗给他灌进去。”

  于慎毕竟是个孩子,两腿一软两裆间一股恶臭已是屎尿齐流。

  陈九做过东厂提督,在外横行霸道不可一世,刘锦掌着御马监,如今更是代替府军卫随行卫护皇帝。但他们毕竟在外猖狂借的皆是身后皇帝这只大老虎的威势。如今果真叫他们来擒李昊,他们那点贼胆便没了。

  本来该是皇帝喝掉的,叫那庄嫔喝了。陈九此时觉得事情不对,转身四顾见冯运机不在,面对着九五至尊此时竟也不敢上前,抖腿如筛糠般

  “府军卫何在!”李昊丢掉庄嫔站起来高声叫着,连连往后退进东暖阁,在窗子上大声喊道:“府军卫何在!府军卫!”

  高太后从从容容跟着东暖阁,亲自捧着参汤递给李昊:“皇上,您别叫了,这里没有人能听见你的声音。”

  她自己不带头,手下这些阉货废物们便如羊一样不敢出头。毕竟他们对皇权还有所惧威,不像高太后自己,陪死了一个皇帝又亲手扶起来一个,她比任何人知道皇帝内心的怯懦和软弱。而此时她渐渐被李昊逼到山穷水尽的位置上,在暮年不得不再为自己争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