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 > 玄幻魔法 > 宰辅养妻日常 > 第80章

第80章

小说:宰辅养妻日常作者:我是浣若字数:590560更新时间 : 2020-01-14 19:22
  韩覃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赶紧自那炕床上溜下来,跪到了当庭的地毯上。李昊轻轻转到炕床边沿边坐下,挥了挥手,那如影壁般滞立的宫婢们便轻声退了出去。他那云头靴里头当是壮了毡的,男子火气大,就算到了冬天,李昊仍旧不爱穿棉靴。

  他当是拿起了那双又大又笨,呆头鹅似的棉鞋瞧着。韩覃垂眸望着地毯,低头低到脖子都有些酸了,才听李昊说道:“韩夫人,起来说话!”

  韩覃只得又站了起来。往后退了两步,又不知该退到那里,便到炕床角上那一盆玛瑙盆景摆件儿旁站了,双手交握着,心中暗骂唐牧替自己找的这难堪差事。李昊丢了那双鞋子,也不说话,就那么呆坐着,望着窗外渐大的雪。

  “说起来可笑。明知此时此刻,当下,时间从这一秒流过去就不会回头,可朕似乎觉得,这地方,这景致,此时此景,朕当在很多年前就曾经经历过。”李昊终于回头,盯着韩覃问道:“韩夫人可也有过这样的感受?”

  其实应当来说,任何人都会有这样的感受。于那么一刻,忽而觉得眼前的场景,仿佛在很遥远的过去就曾来过,身边新认识的人,也仿佛久别重逢一般。而李昊此时便觉得这韩夫人,似乎是自己久别重适的故人。他将韩清与刘太妃齐齐支开,此时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胸中似有千言万语觉得无不可对她言,可话到嘴边,却不知该说什么。

  韩覃轻轻摇头:“臣妇不曾有!”

  李昊轻笑一声,又问道:“夫人与唐阁老,是几时成的亲?”

  韩覃回道:“今年七月间,七月初四。”

  那时候唐牧还未入阁,首辅俞戎还未叫萧山那个阉贼杀掉,就连高太后,也还依旧手握权柄,而他那胖胖的小庄嫔,也还时时偎在他身边。想到庄嫔,李昊胸头又是一阵堵。他起身,见韩覃又屈膝跪下,遂走到她身边,微微曲了膝,缓躬着腰,伸出一只缠着金蟾子星月菩提的手,欲要拉韩覃起来。

  唐牧常年除了握笔便是握刀柄,手心一圈老茧,硬实而又有力。李昊的手却不同,他的指节细而修长,却比女人的手更要修长,白肤叫那细腻瓷密的鸡油色金蝉子映衬着,微微有些颤抖。韩覃缓抬头,盯着那只手看了片刻,无数的记忆排山倒海般向她涌来。顺着那只手,她记得尚在潜邸时,他与她的头一夜,他在她身上的摸索,如小儿吃乳一般埋头在她胸前一声声的微哼。

  这些东西毫无廉耻可言的,就那么涌入她的脑海。韩覃极力遏制着自己要疯了一样的记忆,屈膝往后退了两步。她忘了身后是细脚花几上摆着玛瑙琉璃假山盆景摆件儿。她的脚套到了细脚花几里头,再往后一退,花几摇动,那盆景晃得几晃便砸了下来。

  而韩覃此时犹还不知,只见李昊忽而屈双膝跪下,伸着双手,几乎是向她扑了过来。韩覃心中再骂一声唐牧,闭上眼睛再往后一躲,那玉石做的盆景整个儿砸下来,先砸到她头上,再坠落到李昊手中,李昊竟未能将它抱住,重重砸在地上,玛瑙四散,琉璃石在毯子上一声闷哼,滑远了。

  不知是因为砸疼了头还是关于那些记忆的羞耻心理,韩覃面红耳胀,手脚并用自那花架中抽出了脚,转身爬到另一侧,哑声道:“皇上,臣妇该告退了。”

  李昊站了起来,轻摇着手腕将那串菩提珠总到了胳膊上,劈腿坐到了炕床对面大玻璃屏风前的红檀木软榻上,并不答韩覃的话,转而问道:“你妹妹韩清是韩复的女儿,你可知韩复在光禄寺任上贪墨了朕多少银子?”

  韩覃记得当日隔墙听毛其顺说过,当有不下百万之巨。但那百万并没有到毛其顺手里,因为毛其顺最后叫陈卿与唐逸给收拾了。自古以来抄官员的家,人人都要顺手捞一点,韩覃不知道陈卿与唐逸最后捞了多少,更不敢明言自己听说过这件事情,只能摇头:“回皇上,臣妇内宅妇人,不懂朝廷大事,所以并不知道韩复究竟贪墨多少。”

  李昊冷笑一声:“朕有生以来,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他竟贪了将近五十万两银子!”

  这么说来,唐逸与陈卿两个扣了一半,给户部交了一半,比起毛其顺只给十万两银子来说,算是大方了。韩覃仍还跪着,不敢言语,就听李昊又道:“韩复贪了朕那么多银子,把朕当傻子一样。如今你们想把她的女儿送入宫廷,又不说说她有什么好处值得朕收了她,朕凭什么收她?”

  他所说的你们,其中显然还有唐牧。李昊显然也知道唐牧的意图。他知道自己在一众阁臣的眼中,已经成了个必死之人,没有能力和体力理这江山,于是转而寄希望于他能留下一个子嗣,好让这社稷江山后继有人,而不致掀起动荡来。

  韩覃默了片刻,首先想到的当然也是要将唐牧从这件事里择摘出去。毕竟她希望的,是李昊能够完成自己治世的理想,而唐牧,也能达成他穿越两百年到此的愿望。这样的事情,必得要君臣一心,必得要信任彼此,她虽不诽于唐牧的做法,却并不想李昊因此而与唐牧有了闲隙。

  想到此,她反而没了方才的局促,跪挺直了胸膛道:“皇上,臣妇之所以入宫,是因为太妃娘娘几番相请,盛情不能拒。慈宁宫的太后娘娘是臣妇妹妹韩清的姑奶奶,因她思念姑奶奶甚之,所以几番央求之下,臣妇才愿意带着她入宫。至于皇上方才所说的话,臣妇从未曾想过,想必韩清亦未想过妄图以蒲柳之姿而攀龙附凤,还请皇上明察!”

  李昊一边听着,唇角渐渐就勾了起来。他今年也不过十九岁,肤白,面细,人瘦,犹还是个少年的样子,重睑深深的眼角似鱼尾一样微微往上翘着。他重复了一句:“攀龙附凤!”

  韩覃不敢再语,垂眸等着,希望李昊能就此开口,放她出宫去。等了约有一盏茶的功夫,李昊忽而说道:“六宫空阙大半,坤宁宫尚无主位之人,朕看韩清姑娘,亦是堪造之材,或者可以担起六宫主位之职,但凡事总要一步步来。罪臣之女入主坤宁宫,朝中大臣必不能服气,所以韩清姑娘的身世,还有待商榷。韩夫人可明白朕的意思?”

  这意思是要让她给韩清一个全新的身份?

  李昊都说了这话,可见对韩清是愿意的。既然他都愿意了,那他想给她一个什么样的身份,韩覃无法揣测,也只能等着李昊的指点。她摇头道:“臣妇不明白!”

  李昊起身,仍是一笑,又伸那缠着金蝉子菩提珠的手出来:“唐夫人既是在太原府长大,想必也见过不少雪景,但这皇宫里的雪景,想必你还不曾见过。你陪朕一起赏回雪京,咱们慢慢商量商量该给韩清姑娘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可好?”

  韩覃自己站了起来,仍是垂眸道:“全凭皇上的意思。”

  出抱厦,外面的雪已经能坐得住了。自游廊出长寿宫,金瓦、红墙、五彩琉璃所雕的檐廊于大片的雪中静默而艳丽。墙角几支绿竹叶上齐坐着洁白的雪,在那遥远的记忆中,韩覃记得这宫廷里下过的大雪,但当时的她,似乎没有心境去欣赏过这大雪。当时的李昊,想必也没有欣赏这雪景的心思。

  顺着这场大雪,韩覃搜寻起支连片断的记忆。在那已湮灭的一世中,这时候景王还未宫变,查恒仍是首辅,而司礼监掌印陈保,李昊童年时的大伴,仍还是李昊最信任的人。他想亲政,为此应该还带着她出宫去找过唐牧。

  顺着这条线,她从脑海中搜寻前一世的唐牧,却始终想不起来那个唐牧究竟是什么样的容颜、性格。在这漫天的大雪中,李昊一袭白裘,韩覃却是一袭青色的麝鼠罗衣,这一青一白两个身影,皇罗盖伞遮顶,面前是才清扫出来却又被飞雪覆盖的路,身后是青一色十二三岁的小内侍内,唯有脚步声沙沙,金砖红墙,这条路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李昊仍在回忆里搜寻这个唇色略深呈檀色的妇人,自己究竟是在那里见过。明明是才见过两面的陌生妇人,还是他臣子的夫人。可他分明记得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他甚至能猜到此时她心里的局促,以及恨不能这条路及早走完,立刻就能摆脱他的那种急切感。

  他与庄嫔相处了六年,却从来不知道庄嫔心里在想些什么。而这个妇人,他只见过两次,却只需一眼,便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爱慕一个人,远没有怜悯一个人更叫人痛苦。他在乾清宫中赌气不肯吃药时,她就站在门外递药碗。她说:“他不肯吃药,也许单纯只是嫌药味太苦。”

  他那时闭着眼睛,就在门内听着。也确实是因为嫌药味太苦,他才不肯吃药。她语气里的怜悯,与他对她如出一辙。他那天果真吃了药,还是自庄嫔丧去以后,头一回在无人强压着头的情况下,顺从的喝完一整碗药。

  他虽养在文孝皇后膝下,文孝皇后并不是他的生母,待他极其严苛。还年幼时,他每每生病,宫中没有宫婢或者嬷嬷能将苦药灌到他嘴里去,即便灌进去,他也会立马吐出来。有一回,一坤宁宫的宫婢内侍们追了两个时辰也未将一盏药喂到他嘴里。文孝皇后怒极,解翟衣,卸凤冠,连耳环都卸了,将他拽入怀中,以颌抵着他的脑袋,一手箍着他的两条胳膊,两条腿箍紧他两条腿,再一手捏紧他的鼻孔,在他终于张开嘴之后,命陈保将那碗药悉数灌入他的口中。

  到如今,李昊也再未见过一个女人能有那样大的力气。她反剪他的双腿,扭着他细瘦的双臂,如丹漆涂过的红唇斜抿着,眼中满是轻蔑与鄙视,在他挣扎不脱终于屈服,喝完一碗药之后,才一把将他推爬在地上,站了起来,轻翘着兰花指掸着自己身上沾上的几滴药汤,用十分鄙夷的语气说道:“都说太子的药难喂,本宫偏就不信这个邪。他之所以犟,还不是丈着本宫的势?丈着本宫不敢拿他怎样?你们今日都看在眼里,往后太子若还敢不吃药,就用这一招,看他吃不吃!”

  他不过是想要一颗糖而已。圣人不引五色,不淫于声乐,明君贱玩好而去淫丽。因为是太子,因为要为君王,要养殃,他幼时连一颗糖都未吃过。

  韩覃眼巴巴的等了一路,又不好开口问李昊究竟要怎么给韩清一个身份,更不知道韩清此时去了何处。雪越来越大,越过盖伞打到她脸上,一丝丝的冰凉。前面远极处宫墙下金瓦的两层阁楼翘角飞檐,若韩覃记得没错,那当是武成阁。沿武成阁旁的宫墙入内,这是皇城的中轴线,皇极殿、中极殿一重重再往下,便是乾清宫。她上一世死在那里,李昊也是。

  “皇上!皇上!”忽而一个身着四爪大龙缎袍的内侍飞奔而至,脚下打滑扑倒在雪地上,直接喷出一口鲜血:“东厂督主马骥带着番子们杀入外皇城,他要反了!”

  非但李昊吓的大跳,就连韩覃也是一惊。身后那半大的小内侍们已经围了上来,李昊高声叫道:“府军卫何在?府军卫!”

  远远跟在后面的府军卫们也簇拥了上来。其中着飞鱼服的指挥使亲自扶起这内侍,便听他边咳边道:“奴婢们已经封了内围八门,但不知马骥等人何时能攻破皇城。他还打着旗子,说是文帝的嫡长孙已在南京起兵,他们是要匡扶大业,以正皇纲。”

  李昊疾步往乾清宫走着,走了几步回头见韩覃犹还在那里站着,于雪中簇眉问道:“韩夫人为何不跟来?”

  韩覃只得又跟上,身后一重内侍一重府军卫,几乎是在小跑。武成阁旁的宫门上涌出来一列府军卫齐齐拱手,李昊这才问道:“今日在阙左门直宿的是那位勋臣?诸阁老何在?锦衣卫指挥使唐逸、大理寺卿陈卿又何在?左都督可曾闻得此事?三大营何在?”

  他问这些话的时候,思路明了,条理清晰,果断而又从容。这群府军呈包围势簇拥着李昊往前走,指挥使出列报道:“诸阁老皆在午门外的吏部审政,阁房无人当值。宫门已闭,臣等此时尚不清楚外皇城情势,恳请皇上往乾清宫躲避,臣等即刻铜铃警报,区区几名太监而已,想必翻不起太大风浪来,还请皇上放宽心思。”

  才到乾清宫门上,内皇城七十二处警报铜铃齐响,于这纷飞的大雪中声音响彻云霄。李昊不进殿,又折身回到顺义门上,进了养心殿。韩覃犹还一路快跑了跟着,脸色如丧考妣,心中更是不停咒着唐牧。

  这事情来的太过诡异。韩清从宫里传递高太后的亲笔信也才过了不久,唐牧是准备要怂勇南京守备王治带着他那干儿子阿蛮来一场匡扶大业正皇纲的反叛之事,但她经手过唐牧的书信,知道这件事情应该要在正月初四事发才合适。而今天才不过腊月初八,正是一年一度各部审政的时候,阁老们皆忙的焦头烂额。

  再者,此时当从南京起事,王治率人一路打往京城,只怕不到天津卫就要全军覆灭。唐牧的初衷,只为引起李昊对宦官干政的警惕,能将整个大历朝各地督政的太监总管们皆收入京城,从此一举杜绝宦官干政。可这场谋逆提前了二十多天,毫无防备的突然就来了,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养心殿中亦是暖意融融,小内侍们哑口无言,外面一重重的府军卫将整座大殿围起。铜铃声间隔一柱香的时间便要齐响一次,李昊就在明窗前望着窗外一重重背身持刀的府军们。这是皇宫里唯一可以持械的,他的护卫亲兵。时隔半年的再一场兵变,李昊已经从容了许多。雪仍还下个不停,终于府军指挥使又来了,他并不进殿,跪在抱厦外高声道:“皇上,左都督已在赶来勤王的路上,此时从端门望下,唐阁老带着一众文臣正在与东厂番子们血战,他们会誓死保卫皇城,皇城仍是安全的。”

  李昊仍还背对着韩覃,轻轻挥了挥手道:“再探!”

  过了约摸两柱香的功夫,韩覃的脚也热了,手也热了,身上那袭裘衣相裹,热的喘不过气来,却又不敢脱掉,正发着怔,便听李昊说道:“上一回唐夫人带着韩清姑娘入宫,是冬至节后第二天,韩清带着饺子去见过慈宁宫那位,再然后,她的干爹王治就联合东厂督主马骥谋反了。韩夫人,你能否告诉朕这其中的关联?”

  韩覃两膝一屈就跪到了地上。她是唐牧的妻子,她牵扯上谋逆,唐牧也难辞其咎。李昊知道韩清送饺子的事情,想必也能查出她带着高太后的亲笔信出宫。那封信在许知友看过之后,就被唐牧烧掉了,就算王治手中此时握着一份所谓的亲笔,也是许知友所摹。

  但君王的疑心既然起了,就很难消除。而如今宫门未开,情势不定,韩覃生怕自己多说一句便要多错一点,也唯有沉默以对。

  已经到了中午,不一会儿小内侍们抬进来三张膳桌并在一起,接着铺上织锦缎桌布,再接着便有小内侍上前细声问是否要传饭。李昊仍还临明窗站着,却也点了点头,捧着朱漆食盒的内侍们又是鱼贯而入,先摆上来的却是茶点。

  摆好了茶点,那小内侍又上前问道:“陛下可要进茶点?”

  李昊摆了摆手道:“让韩夫人先用!”

  韩覃此时犹还跪着,皇帝都还站着,她岂敢用饭?

  显然这小内侍也有些怔住,他垂头顿了片刻,这才抱了只鼓凳过来远远放在桌子下首位置,细声道:“皇上请韩夫人用茶点!”

  韩覃深吸了口气,仍还跪着,轻声答道:“内城恰逢乱事,皇上都还未进食,臣妇不敢逾礼先食。再者,妾乃臣下之妇,不敢当君上之面而食,请皇上允臣妇仍回长寿宫去,静待城门开启,仍还本家。”

  李昊仍还背身望着明窗外,手中揉着一颗珠子,揉得几揉搓成一把扔到了炕床的矮桌上,却是伸展了双手。他这是要披裘衣的意思,自然有小内侍过来替他披上裘衣。李昊披上裘衣,侧眸扫了韩覃一眼,青灰而深陷的眼中神色复杂,似还含着一丝嘲讽,转身出殿去了。

  韩覃入宫这半日,几乎是一直跪着。皇帝出去了,这宫里留守的木塑泥胎似的小内侍们便似是活了过来。他们在宫里见惯了大人物,倒不怎么办韩覃放在眼里,彼此交头接耳时小声细言,一个道:“方才端门上传进话来,说唐阁老一人能挑八个番子,他平日笑呵呵一个人,倒看不出来是个心狠手辣的!”

  另一个又道:“听闻王治都跑到天津卫了,咱们京军三大营的守兵们竟是一丝风声儿都未曾闻,陈疏和陈卿父子这回只怕是要栽喽!”

  王治都跑到了天津卫,那京城探步可至,究竟是唐牧算错了,还是他故意想要弄的声势浩大?韩覃身上这麝鼠罗衣沉厚,此时如口钟一般罩在她身上,脚下地龙烘的火热,她满头大汗,只觉得自己从芯子到皮都热透了。

  午门外,唐牧带着一众文臣与东厂的番子们对抗了至少半个时辰,才见陈卿带着锦衣卫的人从承天门的东西甬道涌了进来。东厂的番子大约也就几十人,但个个身怀绝技,几个带着飞索的,如蜘蛛搭网一般往内城墙上扔着勾索,其中一个已经跃过护城河,若不是唐牧飞刀将他剁下,只怕他此时已经杀入内皇城去了。

  内皇城中虽有府军卫还能抵挡,可万一他趁乱杀了李昊,在诸亲王封地皆远的情况下,王治带着废文帝的谪长孙,又有高太后的亲笔手书,到那时,他不必攻打京师,自有许多文武大臣会拜路相迎。

  唐牧远远见了陈卿,吼问道:“唐逸去了何处?为何铜铃响过半个时辰,你们锦衣卫才来?”

  陈卿勒马也有大吼:“我也是方才知道,他带着人去往淮南查一桩公案,并不在京城。”

  东厂与锦衣卫已经杀到了一起,内阁除唐牧之外的五位辅臣,再兼六部中的左右侍郎与主事们今日恰在吏部审政,此时十分齐全的,一排排就列在午门上,也是要做一道人墙,以期能挡住东厂的番子们,不肯叫他们攻到午门边。

  唐牧于乱军阵中远远飞刀,放翻一名正往午门上飞奔的番子,甩腕仰首,便见隐隐一袭红衣隐于端门之上的飞雪帘幕中。那是李昊,那个懦弱而胆小的年轻人如今也敢亲自爬到端门上,来看一眼谋乱现场了。唐牧收回目光,一路疾步往午门上走着,沉声喝道:“我们千辛万苦才将锦衣卫并入大理寺,可不能因此叫皇上再起把锦衣卫列为皇家私有的心。这事起的蹊跷,一定有人在后面推动。你单派一支人马,着便衣,给我守好出京各大路口!”

  “盯谁?王治?还是马骥?”陈卿问道。

  唐牧已经快要走到那群文臣的身边。他顿了片刻道:“盯唐逸!”

  陈卿略怔了片刻,拍马转身走了。唐牧见又有番子冲来,抽过陈启宇手中的刀远远摔了出去,高声道:“都给我站直了,皇上可在上头盯着了,你们的忠心赤胆,只要不开膛剖腹他是看不到的。而如今恰就是最好的时机,把你们十年寒窗时那受过的苦与气全发出来,跟这些阉货的走狗们拼!”

  齐怀春喝道:“老子拼了,杀了这些的。”

  唐牧叫他逗笑,隔着几个人道:“不必拼命,拼命的事让锦衣卫去干。你们是文臣,十年寒窗不容易,往身上多抹点血,保护好自己,站的挺直即可。”

  李昊就在端门楼上站着,看他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们排成一重重顶着那道宫门,而戴白帽,穿着拽撒白靴的东厂番子们正在与锦衣卫们近身搏杀。方才锦衣卫未至的时候,这些文臣们便是赤手空拳与他们斗,此时许多人皆破了衣,负了伤,目光所及,内阁除傅煜之外皆是年轻人,六部之中,也多是如陈启宇一样二十多岁的年轻面孔。

  这些热血,忠诚,手无寸铁但又心怀理想的年轻人们筑成一道人墙,守护着他和他的家国天下。皇权究竟是什么,而这些人又忠诚于什么,李昊虽通读诸子百家,却始终参不透这一点。可此时,看着城墙下那一众混身是血依旧傲骨挺立的书生们,不知为何他竟有些热泪盈眶。他招了个小内侍过来,吩咐道:“去把韩夫人送回长寿宫,至于那位韩清姑娘,先关到慈宁宫那位身边去。”

  韩覃出了养心殿,跟着两个小内侍于大雪中疾步往长寿宫奔走着,远远便见一群小内侍簇拥着一袭正红色龙袍的皇帝李昊疾步而来。离的太近已经不好装做看不见了,她止步在雪中等着,眼看李昊经过,屈膝才要跪,便见李昊那只细瘦而白的手已经伸了过来。

  他伸到一半,又收了回去,回头指着午门方向道:“今日一场乱事,朕又得仰仗唐阁老。韩夫人不必总如此多礼……”

  话说到一半,他一侧眸,便有两个小内侍一边一个将韩覃架扶了起来。李昊又道:“既然东厂番子们作乱,内皇城的门三天之内是不会开启的。夫人既已经来了,就在长寿宫安心住着……”这话又是说到一半,他忽而便伸出只手,不,应当是他整个人都朝她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