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 > 玄幻魔法 > 宰辅养妻日常 > 第85章

第85章

小说:宰辅养妻日常作者:我是浣若字数:590560更新时间 : 2020-01-14 19:22
  韩覃往后退着,不可置信的望着唐牧:“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你的孩子。”

  “你是我的妻子,也是我的孩子。我此生不想再与你之外的任何人有牵绊,有感情,仅此而已。”唐牧声音颤着,是少有的怒喝。

  过了多少年,他才忘掉那个孩子,那个陪他一起死的孩子,转而将感情寄托在这一个身上。那总在窗子里眨巴着眼眼盼望他回来的眼神,到如今想起来还叫他心悸。他只有那一个孩子,却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到最后还要让她肩负国破家亡的痛苦。

  “和离!二爷,我们和离吧,我等着你的放妻书!”韩覃疾步进了内院,略微收拾了两件衣服,见春心尾随了颤颤兢兢的跟着,屏息片刻才道:“你是二爷的人,不必跟着我的,快走吧。”

  只一个小包裹而已,韩覃独自一人出了怡园。唐牧仍在那窗前站着,身后淳氏进来问道:“二爷,可要人跟着夫人?”

  唐牧摇头:“不必,让她自己去吧。”

  关于孩子,是唐牧此生在韩覃面前唯一要做的坚持,她出门时瘦而挺的肩膀犹还颤着,脸上怒气冲冲。这天真的孩子总得吃过一回痛,才知道唯有他的庇护才是她此生的归宿。

  回到自己家时天都已经黑尽,韩覃没想到柏舟竟然也在,自己给自己炒了一盘菜,端着一碗饭,正哑然一人在厅屋里吃着。

  韩覃不便叫柏舟知道自己是赌气回家,先将包袱放到了自己那间小屋里,出来也盛了碗米坐到他对面,问柏舟:“你怎么不在炭行里吃过了再回来?非得要自己做上一碗?”

  柏舟道:“我习惯了一人吃饭,旁边有人便吃不好。”

  韩覃叹了一声,两口扒碗了饭,总收起来到厨房正埋头洗涮着,便听柏舟在身后问道:“姐姐你可是跟姐夫置了气?不然怎么一个人跑回家来了?”

  夫妻吵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韩覃这回却是打定了要和离的主意,她之所以能这样绝决,一半原因是恨唐牧悄悄给自己服避子汤。另一半却还仍是李昊,那人此生未与她相遇,是彼此不相关的陌生人,可她无法眼睁睁看着唐牧带着一众辅臣像玩傻子一样玩弄他。

  做为皇帝,谁肯放下自己手中的权力?便是他唐牧也不可能,可他却要求李昊做到,为此,为了能让李昊不再插手内阁的事情,甚至于做着跟唐逸一样的事情,不过是五十步与一百步而已。

  韩覃甩干两手解释道:“我不过是嫌怡园人太多,也想学着你的样子,回家来好好清净两天。正好今天小年,我做些祭饼,咱们一起好好祭个灶神。”

  柏舟闷了片刻,点头道:“好!”

  祭完了灶,各处的爆竹声也渐渐歇去,韩覃刷了一锅的溲水出来,正准备要往院子里泼洒,便听门上有人在敲门。她以为是唐牧终于回心转意,要来认错并求自己回去,此时还想拿捏一番,遂高声道:“这家无人,快走!”

  敲门声仍还不停,韩覃已经到了门上,放下那盆溲水问道:“何人敲门?”

  仍是未有人言。此时累了一天的柏舟已经睡了。韩覃默了片刻,以为外面的人走了,谁知刚要转身,便听又是一阵敲门声。她忍无可忍问道:“究竟是谁?”

  “请问,这可是韩兴府上?”门外有人颤声问道。

  韩覃一听这人提及自己祖父的名讳,还以为是祖父当年认识的故人,遂半开了扇门,正要看个究竟,谁知那人已经推门闯了进来。

  韩覃瞧这人穿着件墨绿色的衣服,黑暗中看不清他的容样,正想要拦,便听他哎哟叫了一声。后面随即七八个半大小子提灯的提灯,点亮的点亮,硬生生推开大门,将个韩覃挤到门后,高声叫问道:“皇上,皇上您怎么啦?”

  韩覃推开身上的门板,便见李昊一只脚恰好在她那盆涮锅水里往外提着,满脚腌瓒,回头笑着叫了声:“韩夫人!”

  他笑的极其尴尬,又还努力要装出个正经样子来,那只脚还虚悬着,挥手命令那些内侍道:“你们且退出去,无谕不得进来打扰。”

  韩覃那知自己赌气回家,竟还能遇到皇帝。她目送着一群小内侍退了出去,先问李昊:“皇上您可有能换的鞋子?还有裤子?”

  李昊摇头:“没有,朕出宫只是一时兴起,并未带得随身衣服。”

  正在滴水成冰的隆冬,他的鞋子迅速变硬,裤子上也挂上了冰茬。韩覃这时候自然不好把人赶出去,她伸出手捉着李昊道:“若是皇上不嫌弃,我家弟弟有鞋与裤子,只是恐怕不合您的尺寸,您看可否?”

  她将他迎进了厅屋命他坐着,进内间把个柏舟扯起来,耳边咐嘱了一番,柏舟才睡着,一听姐姐竟把皇帝的裤子给弄湿了,有他以来也没遇到过的事情,连忙与韩覃两个翻箱捣柜找出件自己的新衣来,又取了双韩覃纳给他的新鞋子,快跑着出去了。

  韩覃在屋内等了一刻钟,见柏舟抱着皇帝那明皇色的裤子与鞋子走了进来,先接过他手中的香囊将里头的东西全抖了,另将自己方才所准备的普通香料放进去,叮嘱柏舟道:“我也不知皇帝为何会跑到咱家来,但咱们是贫寒人家,这人的人物也应付不起,我出去将他打发走。”

  柏舟笑的贼兮兮,凑在韩覃耳边问道:“你说他这鞋子与裤子还会不会再要了?”

  韩覃想起方才李昊那狼狈样儿,也是不由一笑,拍了柏舟一把道:“你出去打水来快快的替他洗涮干净,走的时候仍叫他带走。”

  她深吸了口气,捏着那香囊出了内室,进厅屋见李昊在堂下负手站着,提裙跪了道:“臣妇韩覃见过皇上!”

  李昊应声转身,走过来伸手要扶起韩覃。他那只细白的手,韩覃每握一次,脑子里都会浮现一些奇奇怪怪的记忆。她不动声色躲了,待李昊坐到了圈椅上,便双手将那只香囊奉给他道:“方才臣妇的弟弟不小心拿了皇上的香囊,这香囊并未沾着脏污,仍是干净的,请皇上收回去。”

  李昊接过香囊,点了点头。再看韩覃是目光便颇有些意外:“这果真是故臣韩兴的家?”

  韩覃点头道:“正是!”

  李昊无声点头,却也不走,也不说话,就那么出神的坐着。韩柏舟才十二岁,就算个子再高,裤子再宽,给一个成年人穿总要少半截,所以李昊此时的样子,半截光腿露着,有些滑稽。

  院里子柏舟打水搓衣的声音分外清亮,韩覃站在下首自觉十分尴尬,又往柏舟常用的一只手炉里添了两块炭,双手奉到了李昊手中,这才鼓起勇气问道:“但不知皇上为何而来?”

  李昊仍是出神的坐着。他总不能对着自己臣子的夫人说,朕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你曾是我挚爱的妃嫔,我们还曾一起在这小年夜出宫,一路跑到这府第的门外转了又转。那梦就跟真的一样,他记得她身体的温度,记得她皮肤肌理的颜色,甚至她每月来月信的日子。概因只要她来了月信,便不能再在御前伺候。

  恰就是马骥带着东厂番子们逼宫那一日,他躺在长寿宫西暖阁的炕床上,做了那个冗长的梦,那梦细到纤毫毕现,让他几以为梦是现实,而如今这现世才是梦境。在梦里,他曾迫切的想要与她生个孩子,恰就是那一夜,她十分欢喜的说自己月信迟了好几日,只怕是怀孕了。

  他的兴奋更是难掩。概因他知道一直以来,她伴他并不是真心。她的弟弟还被查恒与高太后扣押着,她这个眼线渐渐投诚了他。他们控制不了她,却可以伤她的弟弟。所以她一直不敢有孕,若有了身孕,果真怀的是儿子,江山有后,只要他能主政,她便是无议可争的皇后。

  可那代价是要她放弃她的弟弟,查恒与高太后若是再不能控制她,必然会杀了她的弟弟。怀孕是她最终的决定,她放弃了韩柏舟的性命,转而选择了他。

  “你叫韩覃?”李昊忽而出口问道:“那个覃?”

  韩覃回道:“上西下早的覃。”

  名字不对。唯有这名字不对,让李昊又起了犹豫,才信那是自己做的梦。他站起身来,在这厅屋里四处走动着,也不知道自己想寻个什么,就那么不停的走来走去,看完了墙上所挂的字画,条案上所摆的那几本书,这空空荡荡的厅屋里再没有什么值得他看的东西,可他仍是不甘心,仍是不肯走。

  西窗下的窗台下放着几方条章,还有一把刻刀。主家连茶都不肯奉来,显然是希望他快走的。李昊盯着那窗子看了片刻,在韩覃显然急切盼着他走的目光中从她的身边穿过去,捡起一枚条章问道:“韩夫人竟还有刻章的爱好?”

  韩覃连忙叉礼道:“并不是臣妇,只怕是臣妇的弟弟刻的。”

  李昊捏着一枚黄玉条章顿目看得许久,忽而疾步走到韩覃面前,展着章子上的字迹问韩覃:“这章子上写的是什么字,你可能读给朕听?”

  条章上是篆书,韩覃认了许久,渐渐攥紧了拳头道:“篆书晦涩,臣妇不识。”

  “韩鲲瑶印!这上面写着四个字,是韩鲲瑶印,你可知韩鲲瑶是谁?”李昊捏着那枚章子,整个人都抖了起来,忽而两手捏上韩覃的肩道:“你就是韩鲲瑶,对不对?”

  对于鲲瑶这个字,自从八年前在唐府听闻唐牧满世界找她之后,韩覃便晦谟如深,从未向任何人提过。这世间知道她还有个字叫韩鲲瑶的人唯有柏舟,他新学了个刻章的手艺,又买得几块好玉,便想替她刻几只私印。

  “那恰是我姐姐的字!”韩覃还不及阻拦,便听柏舟说道:“皇上,您的衣服洗好了!”

  李昊随即松开了韩覃的肩,挥手道:“送到门外,叫内侍们收着即可。”

  他等柏舟走了,又转身坐到了椅子上,手中仍攥着那枚条章。

  这就对了,在那个梦里,这本与他不相干的韩夫人是他最爱的那个姑娘,名字都是一样的。可如今她是他臣子的夫人,梳着妇人的发髻,彼此间那怕只隔着三尺远,但那是三尺难逾的鸿沟。他不能对她说生死离别时的哀伤,也不能衷诉知道彼此还活着时的喜悦与心酸。

  李昊默了许久,又问韩覃:“今天是小年,阁臣们都提早出宫回家了,韩夫人竟不与唐阁老一起过年?”

  韩覃当然不会说自己与唐牧正在闹和离,她道:“因娘家只有一个幼弟,臣妇便回娘家,陪他祭灶,一起过小年。”

  她惜字如金,一个字都不肯多说,转身站到了窗前,低头不肯看他。

  李昊终于站了起来,又走到韩覃身边,微微侧首,在离她约摸一尺远的地方,看她那弯白嫩细腻的脖颈,仿佛耳鬓厮磨就在昨日。他仍攥着那枚条章,忽而出口的热气惊的她抬起头来,脸上那一瞬间的慌张,倒叫李昊想起梦里她每每与他在床上玩闹,忽而听到殿外内侍高喊着皇太后驾到时的样子。

  他还记得她一路拣着鞋子与衣服,赤脚开溜,忍不住一笑道:“韩清姑娘入宫未久,很是想念你这个姐姐,若韩夫人有暇,明日入宫一趟,与她见上一面,可好?”

  韩覃心道我与韩清那里来的姐妹情深?

  在那一世,恰就是这个小年夜,她与李昊一起了宫找唐牧的时候,曾到自已家的门上转过一回,那时候韩复仍还占着这整所的院子,她也是寻着小时候的记忆而来,看了一眼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家。

  李昊今夜循此而来,显然也是像她一样,对于曾经活过的一世有了些似是而非的记忆。她出怡园前才听唐牧与刘瑾昭等人议论说,李昊到如今还未临幸过韩清,当然也不相信他会为了韩清刻意请她入宫一趟。

  想到此,韩覃敛衽低头回道:“临近过年,臣妇家里还有许多事情要忙。若清儿实在想念,等过完了年,臣妇会递折子入宫请见的。”

  “韩夫人,韩清姑娘两次入宫皆是你带着去的。高太后离宫日久不见踪影,也不知是又想与那位辅臣联合到一起来要谋害朕。朕到今日还压着此事,并非不怀疑你与唐阁老等人,只是朕无力反抗,便只能遮上自己的双眼,假装信任你们,你可懂我的意思?”他秀眉间含着一丝难掩的笑意,强作怒颜,离的太近,韩覃能闻到他身上那股浓浓的龙涎香,那香遮住了颠茄的味道,叫他一直未曾察觉自己随身佩着剧毒。

  以韩覃对李昊的了解来说,他应当还是信任唐牧的,否则以他如今手中的权力,若不相信唐牧,就不会再让他以次辅的身份来统领内阁,毕竟阁中人才济济,他想要提谁,总会有所动作,可他到如今仍然死心塌地的用着唐牧,并未对任何人另抛过橄榄枝。

  所以,他这样威胁她,也不过想要她明天入宫而已。这孩子是想唬她,耍赖皮要她入宫,以韩覃上一世记忆里对他的了解,徜若明天入宫,她肯定见不到韩清,唯一能见到的,只怕仍是他。

  想到此,韩覃抬起头十分诚恳的言道:“既皇上如此怀疑,臣妇往后再不入宫既可。至于唐牧,他是您的臣子,你是他的君上,是否需要信任他,这是需要皇上您自己明辩的。”

  这恰是个好机会,就算韩清将来想拿她做个跑路人,在唐牧之间私相通信,她也可以明正言顺拒绝掉。

  李昊不期韩覃竟会如此回话,脸色一变,低声怒喝道:“大胆,朕叫你明日入宫你便入宫,如你不入宫,明日朕派人来这府中相请!”

  他照例要甩袖子,伸手却发现自己穿的是紧袖拽撒,无袖可甩,遂两手一负,转身出了门。

  韩覃在后紧跟了走着,一路送到自家门外,与柏舟两个垂首躬立着送走了这位不速之客,柏舟长出了口气道:“好家伙,出门我才知道咱们家竟是叫府卫围了个水泄不通,只是这皇帝平白无故为何要跑到咱家来?”

  韩覃犹还在恼怒那枚印章,拽过柏舟问道:“那章子可是你私刻的?”

  柏舟道:“是啊,我准备刻了送给你。”

  韩覃捶了两把柏舟的胸道:“眼看要娶媳妇的人了,怎的还是这样天真?往后无论在任何地方,任何人跟前,你绝不能再提及韩鲲瑶这个名字,可记住了?”

  柏舟反问道:“这又是为何?”

  这孩子总算这辈子也因唐牧而改变了命运,没有落到如了手里,韩覃不敢想那一世她死了之后的柏舟会怎么样,毕竟在那邪教窝子里,只怕也要做如了的爪牙去害人。她撒了个谎:“鲲瑶二字,是皇上一个宠妾的名字,那宠妾死了,如今他最忌讳那两个字,所以不准天下人用。那两个字,咱们从脑海里将它抹了,永远都不能再提及,好不好?”

  她虽说出了怡园,却仍在等唐牧来劝自己回去。于盛怒中从怡园出来,在自家冷静下来想了半天,韩覃的心便也慢慢回转。若唐牧仍还怀有初心,愿意与她生个孩子,过寻常夫妻该过的日子,她愿意将两个字从此埋葬于心里,永不提及。

  人与人总要在合适的时间遇到,才会相爱,继而成夫妻,彼此相扶着过一辈子。她前世遇见的是李昊,便与李昊相爱,成亲,过了一辈子。今生未在合适的时间遇到李昊,转而遇到唐牧,关于那个若是他当初在籍楼的阁楼上就知道她是韩鲲瑶,还会不会送她入东宫的可能性,韩覃如今已经不考虑了。

  她坐在台阶下默了良久,夜风太寒,隔壁曾经韩复府上如今也不知住的是谁,三更半夜一个老妇人日爹捣娘的骂着,另有几个妇人呜呜咽咽的哭声。头一回赌气回娘家,韩覃一直等到上更时都未等到唐牧来接,也只得回房就着个小炭盆子闷头睡了。

  恰此时,怡园中,内阁六位辅臣除值夜的傅煜之外都在。唐牧浓眉不展,余人亦皆愁容满面。一众人愁的,仍是皇帝不肯独立放权给内阁的事情。

  众人都在等唐牧的示下,毕竟从一开始,这整件事情都是他牵头在做。在有朝以来,群臣从未想过皇帝能收回司礼监,能灭了东厂,能把锦衣卫交给朝廷监管。当这一切都做成了的时候,他们才看到希望,此就就连兵权在握的宋国公陈疏父子三人,亦是眼巴巴的望着站在窗前的唐牧。

  “六科如今是谁在管?”唐牧忽而回头问刘瑾昭。

  刘瑾昭连忙站了起来,回道:“是齐怀春!”

  那是与唐牧同年进金殿的状元郎,在海南呆了七八年才回来,还是唐牧提回来的。唐牧仰头望了望洞黑的顶梁,转身走到刘瑾昭身边,握着他的圈椅背捏了捏道:“明天你们一起上道奏折,把六科提起来,让他们代替司礼监来监管我们内阁,算是给皇上的让步,看可行否,若还是不行,咱们再想后手。”

  六科在朝廷是个十分奇怪的衙门。六科都事才是个七品官,但他又是皇帝的左右手,可以代皇帝批阅奏折,审六部公务,因为这些年司礼监的坐大,所以一直以来群臣也将它忽略。唐牧如今重提六科,显然仍是想用怀柔的方式,逼李昊放权。

  一朝重臣们到怡园相聚,为掩人耳目故皆连随从都不敢带,出门亦是步行回家。唐牧跟着众人出了门,一路穿过半个京城到了阜财坊。寒夜,明月。他一直走到韩覃家门外,在那门上站了许久,转身穿过巷子,到了他替韩覃置的那处院落。